李破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詹将军!我等被困了!”

作为开路营的先锋,在死了孪生胞弟之后,詹佐并没有逃脱困局。在他的身边的人马,一个接一个的不断倒下,死在火海中。

陈盛单臂操刀,带着人马厮杀了几阵后,将詹佐逼到了绝路。

詹佐怒骂数句,悲吼一声,举刀割喉而亡。他与胞弟詹佑,终归未能杀出一番将名,便草草死在了这里。

“陈将军,火势要大了,若是不撤,只怕我等也要受困。”

陈盛握着刀,皱眉往四周看了看,迅速点头。再没有半分犹豫,一下子收拢人马,往本阵方向退去。

另一边的苏尘,同样也退了回去。

在其中,更有徐牧分出的十几路侵扰人马,在各个裨将与校尉的带领下,也一同退回了本阵。

火势之大,根本不是他们能掌控的。

但还好,先前便在自家主公的军命下,凿了壕沟,用了各种避火的手段。

“主公放心,柳沉那边的人,此时已经避无可避。”

徐牧抬起头,凝视着前方的火势。他所能做的,便已经都做了,总不能让士卒在火海里追杀。接下来,只能这支北渝大军,葬身火海的消息。

在先前,他已经收到暗探的情报。柳沉深入芦苇荡追击,带来的七万大军,火势与侵扰中,已经战损万多人。

这浩浩荡荡的苇村芦苇荡,当是柳沉的丧命之处。

“对了主公……我有一事不明。”

“怎的?”

陈盛想了想开口,“为何要留出一条隔火道,让北渝人逃窜。”

“与围城之法,异曲同工。围三阙一,彼方大军只怕乱势更甚。如此一来,不管柳沉下什么样的军令,但士卒知道有活命的机会,都会抗命不顾,只知往这条隔火道逃窜。”

“隔火道那边,我已经让费突带着万人埋伏,这般的地势与火势,无非是另一个死法罢了。”

或箭杀,或戟杀,慈不掌兵,这一次,他要做的,便是将柳沉这碍眼的小书生,彻底留在这里。

……

此时的柳沉,不慎被火势燎到,迫不得已扯掉了发冠,徒留一副披头散发的模样。

他喘着粗气,手里的那柄尚方剑,只成了拐杖之物,被他用来杵地,稳住摇晃的身子。

“徐贼,布衣贼!如此险恶歹毒之人,怎能禀领袁侯爷的衣钵!你烧杀二万人,天公必不容你!”

“军师,军师!”一个面庞发黑的裨将,焦急地走过来。

“军师,大喜之事!我等发现了一条隔火道,能通到沼泽之处!已经有不少的士卒,往那边逃窜去了!”

“愚不可及。”柳沉目眦欲裂,“岂不闻,围三阙一的战法。这分明,是蜀人用来坏我军心的法子!”

“军师,能否杀过去……若杀过去,说不得能活命。”

“不可能的。徐贼敢留出这条道,那便是说,早已经有了万全之策。隔火道又窄又去,去多少人,便要死多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因你而温暖时光

因你而温暖时光

情深自伤
听说那位赫赫有名的校霸要转学到他们学校的时候。志华二中的哪一位不是惊慌的,可没过多久,他们就发现。那人怎么老是往他们数学课代表身上凑?没事总是赖在他们女神身边干什么?许哲轩:“我告诉你,离我妹远点!”林初晗:“...
言情连载18万字
小蘑菇

小蘑菇

一十四洲
安折是朵蘑菇,毕生使命就是养出一颗自己的孢子。有一天,他把孢子弄丢了。他满世界找了很久,终于在新闻上看到了眼熟的孢子。安折绝望地敲开了人类军方某位上校的家门。“先生,您好。您手下那项研究进行得好吗?研究完可不可以把我的儿子还给我?”上校一脸冷漠:“你的儿子?”“我生的QAQ”上校:“我养的。”“真的,先生,我亲生的QAQ”“再生一个我看看。”安折:“嘤。”[食用指南]1.孢子不是生子。2.废土科幻
言情连载48万字
魔道祖师

魔道祖师

墨香铜臭
前世的魏无羡万人唾骂,声名狼藉。被情同手足的师弟带人端了老巢,纵横一世,死无全尸。曾掀起腥风血雨的一代魔道祖师,重生成了一...
言情连载90万字
七零之我是女主妯娌

七零之我是女主妯娌

春春春桃
(年代+金手指+温馨生活+双洁1v1)李青青在意外落水之后不仅发现自己竟然是一本书中的路人甲,而且意外地获得了自己的金手指---预知梦!靠着这些剧透的内容,李青青的生活过得比女主还要红火!但是随着剧情的展开,李青青发现自己哪里是路人甲,分明是那个垫脚石妯娌!想着女主就要踩着自己一家上位,李青青看看一旁给自己助力的老公:谁踩着谁上位还不一定!ps:每个女生都是自己人生的女主!!!
言情连载4万字
跟乔爷撒个娇

跟乔爷撒个娇

罗衣对雪
京城出了大新闻:乔爷守了十二年的小媳妇跑了,跑了!连儿子都不要了!一时间流言四起:听说是乔爷腹黑又高冷、婚后生活不和谐;听说是小媳妇和别人好上了;听说是儿子太丑。某天,小奶娃找到了...
言情连载1535万字
爱你是难言的忧伤

爱你是难言的忧伤

他心悦我
“林小姐,请问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林绾绾,“爱过。二十岁的时候,爱情是蜜糖,和他在一起,风是甜的,雨是甜的,他是甜的。二十五岁的时候,爱情是毒药穿肠,是他亲自逼我饮下……”“薄少,请问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薄璟寒,“爱过。二十三岁最爱她的时候,恨不能将全世界捧到她面前,二十八岁最恨她的时候,恨不能让她魂飞魄散。后来,我才明白,是我错了……”林绾绾有一个秘密,见不得光。五年前,她为了救最爱的男人,
言情全本9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