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梦面包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盛荷蓱正扒拉着那张附有凤翥岭境内所有官道的地图,拿着它的摹本在上边写写画画,画出一条弯道又将它涂去。

实打实地建设可不比往日她在游戏公司中建模地图,若是出现些不通之处,尚能让玩家展翅飞越,她先领地内的子民可不像游戏人物似的有飞行道具。

建筑部主要负责人步越谦正站在她身旁与她一同探讨,并告知她所规划之处有何种障碍物。

凤翥岭属于丘陵区域山并不高,且较多地段仍为平地,但依旧有些不绕路便得劈山凿洞之处,这让她颇为苦恼,她不知靠着凤翥岭如今的生产力加之她的建模道具,能否支撑得起此事。

其余较为平坦的地段倒是简单,造它个十天半个月便也能造成了。有些确定之路,盛荷蓱已命人先行开工,他们为难的是一些较为坎坷的路段。

思路仍然凝滞不通,她双手将自己的发髻抓乱,有些崩溃地将地图摔在地上,“啊!明天再想罢!”遂简单通知步越谦一声,自个儿跑到外头透气去了。

盛荷蓱在路上愈走愈烦心,满脑子都是关于如何用最短距离最便捷的方式,将领地内如此之多的村镇连通在一块儿的想法。

她对休息时刻亦难以停歇的脑子绝望,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开着摩托车跑到道路施工现场去瞧瞧情况。

当然她也没忘了捎上自己的小尾巴凌绛苏,他如今对她忍耐度高上不少,连她叫他“苏苏”,都能笑着回应,偶尔还能同她侃上几句。

她头一回见他笑时,差些被那美貌晃了眼,赶紧偷偷在他看不见的角落深呼吸几次以平复险些要被俘获的心情。

盛荷蓱瞧了眼自己又瞧了眼凌绛苏,还是两个小萝卜头呢,就别想些有的没的了,不如多干些饭快点儿长大。至于长大后该如何呢,她暂时没想好,决定随缘,但等她长大后也要好几年,到时候基地应该能建设得红红火火了罢……

她的思绪逐渐飘远,走神的结果便是开车时出了些差池,把车开错了道,只得灰溜溜地又重走来时的道路。

摩托车速度追风逐电,不过须臾他们便到了施工处。

人们心不在焉地干着活,一瞧见她来了,忙开始装模作样搬运东西。

盛荷蓱提前建模了摊铺机,用来将混凝土与沥青混合平铺于路面之上,机械发出轰隆轰隆的响声,驾驶位正坐着他们凤翥区出身的建筑人员。

她亦不便打扰他们工作,仅是淡淡扫了一眼刚才偷懒的某些人群。虽说工作中摸鱼是人之常情,但工程并未进行至尾声,按理说不应在开头便这般懒散,况且此项工作并不如先前除蝗时,一人便要身负多职那般劳累。

盛荷蓱不由地敛眸思索,究竟源头是出自何处呢?

*

见凤翥岭领主大人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中,扛着一箱磨好水泥的王兴松了口气,随手将那箱水泥扔在脚边,箱子砸在地上,发出“砰”的巨响。

“当心箱子漏了。”李前皱眉道。

王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再造不就是了,而且谁要真的干活修路啊。”

李前不赞同地摇首,凑到王兴跟前小声道:“你忘了领主刚才瞧过来的眼神?那气势,吓得我腿都打哆嗦。”

“不过是个女娃娃罢了。”王兴回忆起那道眼刀,心里亦有些犯怵强撑着道“看你那胆儿小样。”

李前给他一手肘:“你不怕你上去怼她试试,修这么长的路,不知道得献祭多少人柱。”

在一旁默默听着他们说话的老张突然开口道:“说到底,人柱这事儿不过是大家听说来的,俺这么大年纪还见过修一条路就要给土地公献上一个人柱的事儿。”

王兴同李前听了他的话,纷纷有些动摇,此时突然杀出一尖嘴猴腮之人,他身形瘦长,穿着一件风仙道骨的玄色道袍,捋着他那长长的黑胡子道:“老张,你种了一辈子的庄稼,哪里懂什么神仙的事儿,注意些小心得罪了土地他老人家。”

老张心有戚戚,霎时噤若寒蝉。

那道士又说:“领主大人既要办好此事,定是同土地公神交过后方才决定。人柱的献祭之法,便是选择一人,将他用泥水活生生浇灌,并压死在路面中。咱们与其每日担忧自己的性命,倒不如自个将此事决定,以后若是领主问起,也好有个交代。”

三人勃然变色,手脚冰凉,任谁被死亡的阴影笼罩,皆亦不能显露出好面色来。

道士不咸不淡地睇三人一眼,遂道:“你等三人又说不准定会被土地公选上,现在着急能如何?不如多向他老人家供上些好处……”

那三人恍若初醒,皆上前讨好地与道士攀谈,道士反而神情不属,眼神四处飘移。

*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爱你是难言的忧伤

爱你是难言的忧伤

他心悦我
“林小姐,请问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林绾绾,“爱过。二十岁的时候,爱情是蜜糖,和他在一起,风是甜的,雨是甜的,他是甜的。二十五岁的时候,爱情是毒药穿肠,是他亲自逼我饮下……”“薄少,请问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薄璟寒,“爱过。二十三岁最爱她的时候,恨不能将全世界捧到她面前,二十八岁最恨她的时候,恨不能让她魂飞魄散。后来,我才明白,是我错了……”林绾绾有一个秘密,见不得光。五年前,她为了救最爱的男人,
言情全本91万字
挚爱

挚爱

小掌纹
日更,有事会请假。接档写《少女梦》《温柔索吻》,求收藏!微博@小掌纹呢文案:苏凉晨五岁开始练习艺术体操,拿过冠军,上过新闻,却在二十岁时重读大一。适应校园生活后,苏凉晨对目前的生活十分满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和她关系最好的室友貌似是个兄控。苏凉晨想去取快递,室友:“取件码给我,我让我哥去。”点了外卖不想出门拿,室友:“我哥待会儿送过来。”凌晨三点苏凉晨还在熬夜,室友:“凉晨,我哥让你早点睡。”苏凉
言情连载68万字
我家娘子不甘心

我家娘子不甘心

闻人敏
他是知道他家娘子不甘心的。只是,他本以为,她不甘心的是,从小对她百依百顺的八公子成了皇上,而皇后却不是她。他本以为,她不甘心的是,姐姐们嫁的有权有势,而她却低嫁给了他。他本以为,她不甘心的是,她没能与相爱之人长相厮守…却原来,一切都是他的自以为是。秦兰贞从小父母疼爱,哥哥们爱护,长大了丈夫喜爱,子女们孝顺,这一生她本应满足,然而她却是不甘心的…本文不重生、不穿越,无系统,介意的慎入。
言情连载96万字
我闪婚了个财阀大佬

我闪婚了个财阀大佬

阿铃
一心沉迷赚钱的许雨晴,被父母催婚催得头大。为了能安心搞事业,她决定跟相亲的搬砖工人对象闪婚。老公一清二白,还带两个拖油瓶。没关系,反正她也是为了结婚而结婚,不介意当后妈。只是,结婚后,果园越来越大,事业越来越旺,钱包越来越鼓。她以为老公有旺妻命,直到,老公的青梅竹马找上门来,甩给她一张千万支票,“离开他,你想要多少钱都可以。”许雨晴傻眼了。原来她老公根本不是工地搬砖的,而是广城首富沐氏集团身价千亿
言情连载232万字
警告!团宠小奶包萌翻全皇朝!

警告!团宠小奶包萌翻全皇朝!

百里砂
【团宠+锦鲤+预知+大佬+马甲+美食】科研大佬穿越农家,病殃子变成萌吐奶的三岁粉团儿。自带锦鲤体质、满级神医技能,种植美食样样精通…等等,我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预知技能?爹娘哥哥的厄运都被奶团子轻松化解,神仙小哥哥的非酋倒霉体质不药而愈,心宝这辈子只想吃吃喝喝玩玩做米虫……可一个两个三四个的大佬们,你们不好好称霸一方,都跑来抢心宝做甚么!各方大佬:心宝是我的救命恩人/福星/心头肉,金银珠宝、权势地位…
言情连载315万字
囚爱

囚爱

聚散依依
只因一张相似的脸,她被恶魔囚禁身下。男人扬起眼角邪魅的眼神,勾起凉薄的唇,不顾女人满眼的恐惧,修长手指缓缓挑开她的衣衫,无情的挑逗,这是恶魔的索取,也是报复!一夜欢爱,她不得为了一段虚假的爱而甘愿被恶魔禁锢,任由他将自己困在他精心设计的复仇牢笼里予取予求,生不如死。然而真相大白后恶魔才发现他…
言情连载11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