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谋》转载请注明来源: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

江琅话说了一半,谢致不由得将目光也放在了江琅手指按住的字上:“怎么了?”

江琅回神,将自己的想法同谢致仔细地说了一遍,她又问:“常年累月的习一个人的字,真的能做到字迹别无二致吗?”

谢致摇摇头:“字如其人,若非刻意磨平自己的棱角,一心去仿,只是会相似,但很难做到一模一样。也正因如此,我心中提及让殿下去寻可靠的能人异士,能仿出裴妃的字迹。但这样的人才难找,短时间内又很难临出书信来,为此我忧虑了好些天,直到永王收到那封信。”

江琅思索道:“邬子胥只用了两天,从他拿到裴妃的亲笔信开始,他足不出户,第二日夜里让伯清送来了伪造的书信。”

谢致诧异道:“只两日?”

江琅点头,心中不由得泛起疑虑:“难道邬子胥和裴妃从前见过面?”

这说不通。

裴语念是端静娴雅的大家闺秀,她自幼养在深闺,因为身子不大好,总病着,裴家的长辈们乃至裴玉都分外呵护她,在永王成婚之前,连江琅见她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邬子胥近几年都在江州,他怎么可能和裴语念有交情?

谢致道:“若是邬子胥做南郡知县之前,不在江州,而在瑄京呢?”

江琅想了想,摇头道:“不对,就算邬子胥扯了谎,往瑄京去过,可他若是同裴妃相识,江放怎么还会圈禁他,甚至对他动私刑,江放那样在意裴妃,若裴妃求情,难道他不会手下留情吗?再者,裴玉也不会坐视不管。”

说到此处,江琅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两封书信,忽然翻坐起身,趿着鞋往书案边上走去。

谢致为她掌灯,一路跟了过去。

江琅书案上摞了厚厚的几沓书,还有堆放的锦衣卫递来请示的条子,尚未批复完,案边上搁着一方砚台,几只样式简单的毛笔。

她回想片刻,在最下面的一本书中翻出了裴语念的亲笔信。

前些日子,裴玉来讨要过几次,说兄妹间的家书不好流落在外,但江琅顾念着局势不定,往后说不定还要邬子胥传书,她就婉拒了裴玉,暂且把信夹在了最不起眼的书里。

二人拥着烛火,将书信展开,细细地逐字看过去。

江琅从前也看过这书信,不过从来没注意过裴语念的字迹,她细细看了两三遍,终于发现了端倪。

“你觉不觉得裴妃撇那勾划的笔锋,不像是姑娘家的手笔?”

谢致揽着江琅的肩,俯身看了半晌:“这笔锋已经很成熟了,像是打小练出来的,这不是市面上盛行的那些字帖,也不像是教养嬷嬷和女先生教出来的,难不成......”

江琅忽然问道:“你在南郡这些日子,可知道邬子胥是哪年生人吗?”

“不清楚,邬子胥从来不在人前提起身世过往,他父母都亡故了,平日里也不见他结交什么朋友,我看徐、贺两位知县也未必知晓,现下真要细查,恐怕只能去问柳夫人了。”

“不。”

江琅扼袖提笔,谢致为她铺开纸,她落笔,道:“吏部有记档,程长宴出任吏部侍郎,他必定也知晓邬子胥的生辰年月。”

邬子胥同裴语念认不认得,暂且不好说。

但邬子胥处心积虑地躲着裴玉,他来这几趟,都是挑着裴玉不在的时候,上次撞见裴玉和姜钦,还没等谭净招呼,他就装作腹痛,叫住谭净赶紧走了。

况且,他的字明明是“珩朝”。

为什么他对江琅说的却是“铭之”二字呢?

若他没有扯谎,那珩朝又是谁?

江琅修书毕后,将书信封装好,等第二日让谭净遣人送入瑄京去。

谢致和江琅久别重逢,二人没有立刻就睡下,而是依偎在一处,东一句西一句地说了许多的话,到最后还是江琅熬不住了,才蜷在谢致怀里,睡了过去。

到翌日清晨,谢致醒得早,谭净事先知会了素珠,故而素珠命人打了水,自己端着盆子进来,没让旁人过来服侍。

江琅梳洗过后,又让素珠去给虞萱传了话。

云琴姑姑本来是每日巳时来侍奉当差,她和虞萱投缘,两人索性住在了一间院子里。

今日她要走的时候,虞萱闹起了头痛,云琴姑姑忙张罗着去请郎中,虞萱爱清净,身边连个侍奉的小丫头都没有。

她放心不下虞萱,又怕殿下那边去迟了,殿下心里会不快,正为难的时候,素珠传话过来,说殿下准了她两日的假,让她安心歇两日,也能照应虞姑娘。

云琴闻言,也不推拒,多嘱咐了素珠几句,又往淮王那边去看过,就留在院里安安心心地照顾虞萱。

锦衣卫驻扎在此处,不像前些日子要在城里救灾除疫,他们每日只做些巡防,因此来回江琅的琐事比前些日子少了许多。

她院子里难得这样清净。

江琅用过早膳,处理完手头的事务后,便让谢致挪了一张圈椅到窗边,曦光穿过树梢,疏影落满身,她捧着书卷,看些史书做消遣。

谢致也挪了张椅子,不过不在窗前,怕有人来了看见不好。

他靠坐在书案边上,随意地翻看些江琅最近习字的宣纸,有写的好的,他大手一挥拿起笔给圈画起来,有写的不好的,他就直接拿着到江琅跟前一个字一个字地给她看。

江琅原先还舒舒服服地看着书,后来谢致一盏茶的功夫来四五次,她把书盖在了脸上,苦笑不得:“祖宗,你让不让我看了?”

谢致眼皮都没抬,继续在纸上圈圈画画:“叫什么祖宗,你信里不是唤阿致吗?”

江琅笑道:“你这句话记得倒是清楚。”

谢致终于搁下笔,手枕在头后面,含笑望着她:“阿琅说想我,我记得也很清楚。”

江琅把书搁在膝头,一本正经地问谢致:“晌午想吃什么?小灶房有鸡鸭,鹅、羊肉是今早去农户家买的,在青州清汤寡水的吃了这些日子,今日让你来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一只芰荷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