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无月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得寸进尺。”

清奕拿出一摞书放到左思思面前,“为师接下来有些事情要处理,会离开垣亘山几日,你就在紫慈殿待着。这些书你在这几日看完,等我回来后连着昨日的一起检查。”

“哦。”

左思思将书抱到自己面前,“师父,你要去哪里呀?需不需要我贴身保护?外面如此凶险,如果你又遇上叛神的人怎么办?”

“不用,为师能应对。”

左思思给清奕夹了两筷子豆芽,“师父,多吃点补补身子,一个人在外要记得照顾好自己啊!对了师父,你这一去好几日的,紫慈殿里可有什么储存食材的库房?”

清奕看了看碗中的豆芽,又看了看一脸真诚的左思思,叹了声气后递出一本小册子。

左思思接过立马翻开。

册子上用笔直的线条描绘出了一副地图,正中心在房顶上用绿色墨水写了个“清”字的,应该就是清奕的寝殿。在清奕寝殿后方,紧连着一间差不多大小的屋子,正是左思思的住处。

中心的两间屋子向外,是通往不同地方的路线,这些屋子都没有名字,清奕也只在重要的屋子顶上,用不同颜色的笔进行标注。

比如往北这个离得不远的小楼,房顶上画了一本书的图案,应该是个藏书楼;朝东边走到紫慈殿尽头,有一间特别大的屋子,上面画了一颗树苗模样的东西,或许是存放植物仓库;向西边穿过一片人造湖,湖畔有一处小屋,这里画着一些瓶瓶罐罐,不知是存放什么的……

左思思放下册子,“师父,这是你画的?”

“嗯。”

“那这些图案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书我知道,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些是什么意思啊?”左思思指着册子上奇奇怪怪的简笔画,有的她都认不出画的是什么。

清奕看了一眼,“咳,这些是我随便画的,有些屋子闲置的时间太长,我也记不清里面存放了些什么东西,又无法一一探查,就随手点了几笔。正巧这几日为师不在,你做完功课就去帮我看看,不用担心再出现类似金鼎炼兽这样的东西,如今有了结界,垣亘山的活物除了那些不会说话的花草树木之外,就只有我们两个。”

左思思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可是师父,你还是没告诉我吃的放在哪里啊?”

“自己去找。”

说罢,清奕开始认真吃饭。

瞧着他吃饭的模样,左思思咽了口唾沫,好看的人就是不一样,坐在面前吃饭都能勾起自己的食欲。

她本想再问问,如果只有他们俩,那小肥鸟是怎么回事?可清奕吃饭的动作赏心悦目,她一时插不进嘴,只好暂且作罢。

等两人将饭菜一扫而空后,左思思开始主动收拾碗筷,“师父啊!放下放下!我来收拾就好!现在也吃饱喝足了,您大概什么时候上路啊?要是时间紧,不如今晚就动身吧?”

清奕笑笑,“你很期待我走?”

“哈哈,怎么可能?我这不是担心师父您着急,赶不上嘛。”

左思思嘴上说得情真意切,实则心中破口大骂:要走赶紧走,我还有大事没干呢!结界一时半会儿出不去就算了,我总得想办法在紫慈殿转悠两圈,找找上辈子的记忆吧?啧,不过这老妖怪还真是雪中送炭,有了这本地图,好歹不会在紫慈殿迷路了。

清奕看着身前之人的表情,从谄媚到凶巴巴再到压都压不住的开心,不由有些想笑,她这副模样,倒让自己又生出了些捉弄她的心思,可惜古神族那边的探子等不得,他必须在明日内赶过去。

起身抚了抚衣袖后,清奕道:“既如此,为师就过几日再启程吧。”

“啊?”左思思窃喜的表情瞬间垮掉。

清奕见后却心情大好,浑身舒快的朝自己的寝殿走去。

他撩开帘子,又回头道:“隔音阵法施得不错,可惜你遗漏了一点,不能只挡在这一处地方,别人若执意想听,砖瓦墙门都抵挡不住,故而你以后施这类术法时,要记得全部用阵法包起来,包括脚下的地面。最后,为师想告诉你,你修为尚浅,施出的隔音阵法对我没用。”

说完,他甩下帘子,负手而去。

“……”

左思思气愤地盯着清奕的身影,只见他回到自己的床上后,突然笑着向她挥了挥手,而后,整间屋子一黑,她完全看不见清奕那边的情况,也听不见隔壁发出的任何声响。

正当她想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时,耳畔突然传来清奕冷冰冰的声音:“为师就寝了,今日你已经看了为师太多次,为避免扰了你的心神,耽误你休息,所以晚上就别看了。”

“……”

左思思立即发问:“所以我看不见你,你能看见我吗?”

“当然可以。”

说完这句话后,任由左思思问什么,清奕都没再回答。

虽然清奕说那隔音阵对他没用,但左思思觉得,如果清奕那边都关机了,自己还要被当成电视机一直看着,她心里很不舒服,并且自己上辈子好歹实力不俗,这辈子又是床独特的被子出生,修为不至于像清奕说得那么低。

于是,她还是按照清奕说的,将自己的屋子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全用隔音阵和阻视阵包了起来。

至少这么做了之后,左思思心里要稳当不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74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