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乐丢掉靴子,赤裸脚丫轻轻踩着沙滩。

碧波随风扑打脚趾,她笑吟吟道:

“选定洞府的人,可以给山峰暂时命名的,只要你还活着,这座山峰就会标记为这个名字,并著名所属之人。”

“要不要我帮你取个名字?”

“不麻烦了,”萧无锋轻微摆动手臂,“此山常驻四季,就叫四季峰。”

陈小乐撇了撇嘴,“没意思,那我几时可以来吃饭呀?”

萧无锋道:“看情况吧,珏儿姐要跟着三祖师修行,能不能做饭还两说,等她能做的时候我通知你。”

陈小乐张大嘴巴,满满一个啊字出口,鼻音拖得老长。

“那个老妖婆的本领可恐怖了,墨珏怎么能跟着她学?”

萧无锋面无表情,没有解释。

心字卷作为根本法门,这些天他一直都在容纳其他法门,而最为容易,最为契合的,居然不是任何剑术和身法,也不是与武相关的,而是心眼锻造术。

没有费多大功夫,心眼锻造术中的心眼部分全部融入了心字卷,萧无锋对于周遭环境的感知早已上升了一个层次。

清风拂动花叶,大日高照头顶,树下阴影摇曳起舞,清澈水潭碧波微漾……

一缕一毫,一丝一微,以他为圆心,方圆十米之内,绝大部分环境上的细小变化,或者不对劲之处都会呈几何倍的放大出来。

此刻,他发现阴影不对劲,不远处的槐树下,那阴影仿佛在活动着,感觉似曾相识。

这好像不是妖魔鬼怪,气息有点熟悉,刚刚见过不久,可我怎么……

萧无锋总觉得就差一步就会想起来,但是那一步之遥就是遥不可及。

怎么回事?我的脑筋似乎有点转不过来,这是什么影响……

萧无锋还没有注意到自己脚下的阴影轻微摇曳,已经化成了一个人形,只不过这个人形不是他的模样,而是扎着辫子的婀娜女子。

对着陈小乐眨巴眼睛,萧无锋却想不起来自己要提示什么。

陈小乐的抱怨声不轻不重,就在两人身体周围环绕,反正几米之内肯定都听的一清二楚。

她说起了大祖师的豁达与忘性大,又说起了二祖师的豪迈与思维跳脱,但这两点都不是重点,被她一略而过,主要说起的是三祖师的可怕与邪性不对劲。

“不错,不错,说的不错……”

萧无锋微不可查的点头,正要在影子的操控下做出进一步动作和言语。

不对劲,不对劲,不太对劲,这根本不是我平常的说话习惯!

萧无锋面部突然抽搐一瞬,陈小乐歪着脑袋,递出关切的眼神。

踏踏踏

她的脚丫踩在碧波流淌间,甩起细碎银沙和晶莹的水花。

萧无锋心眼洞察秋毫,这才发现了怪异之处。

不会有错的,三祖师跑到四季峰来了!

等她过来干嘛?这会儿大中午的,不是正要午休吃饭吗?

海中诸多念头浮现,萧无锋眉心泛起一缕清凉,心字卷游走于体内的三十六道气脉,很快重新获得了身心的掌控权。

其实整个过程不超过三秒,只是说起来迟。

此刻,他赶忙冲着陈小乐使眼色,让这妮子别再说了。

正主就在身旁,当着人家的面儿乱嚼舌根,妥妥的找死之道。

陈小乐浑然不知,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说的都是她每次前往小桃源峰想着法子绕路,避免经过太多阴影处,避免碰上三祖师。

不过这妮子毕竟不傻,说着说着,她发现萧无锋脸色不太对劲。

红唇轻抿,白齿微合,少女脸颊浮现浅浅的梨涡,脑袋左右轻微摆动,头顶上的两颗丸子晃啊晃。

“咋了?肚子疼吗?是不是饿着了?”

萧无锋扯动嘴角,“差不多吧。”

陈小乐轻拍脑门,“对哦,这会儿该到开饭时间了,你要不要吃点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第一时间更新《一本假剑谱,你拿着剑斩天人?》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