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

白子乔遥看夜空,树叶遮挡月光,依稀可见圆月。

“当年你母亲的事情,是被谁查出来的?不会是刑案司……吧?”

言语带着疑惑,但总觉得跟刑案司有关。

邹秋和轻笑几声,“难怪你能得旁人赏识,只是三言两语,便猜到其中曲折。”

白子乔摊手,“不难猜出,卷轴是在刑案司,那这件造反的事情,便是刑案司着手调查,燕秋母亲也是在刑案司看的卷轴,那她应该也参与了调查,才会发现案录和现场发现不同,这番心思被有心之人发现,便给她安个罪名诛杀。”

“我的推测便是如此。我们家中并无人贪污,最后只查了一日,便说我母亲利用职便,为家中人谋利,革职查办更是不过半日,便被斩首……”

白子乔只觉头疼,“若是跟刑案司的人有关,那……”

刑案司中,按年岁来算,常鹰不会是,他现下才二十三岁,如果是十二年前,他也不过十一岁;而肖安三十,当年也有十八……

司里,很少年岁大的,好像都换了一批人一样……

白子乔苦恼得很,抬手揉揉眉心,“这要是硬推,那就只有掌司大人了……”

“当年这份案录,就是曾长鸿亲手所注。”

邹秋和一番话,令白子乔更加头疼。

“可您当时不是说,刑案司专查疑案,是个很不错的去处——”

白子乔猛地抬头,一双明亮的眼沉了沉,“您是故意让我进刑案司?为的就是查这件事?”

燕秋双手置于身前,向白子乔躬身致歉,“本不想欺瞒姑娘,奈何我们追查已久,实在是无奈之举,见你一心为查案,只得如此……”

“如今看来,我的眼光确实不错,如果你不想卷入是非之中,随时可以抽身。”

邹秋和双手负在身后,缓缓踱步,“我也给过你提醒,莫要再查人口买卖之事,是你一心想着破案,如今,大家都身在局中。”

听他怅然语气,白子乔比他们更无奈。

“照这么说,我从一开始,便是您的棋子……”

“非也,”邹秋和回头,目光慈和,“是我们,皆是棋子,执棋者早已排兵布阵,只等我们准备好。”

“何意?”

邹秋和没有说话,遥看树上叶,随寒风摆动。

燕秋会意,转身离开隐在暗处观察附近。

“刑案司的人,不可尽信。”

“我知道。”

若曾长鸿当真有什么蹊跷,整个刑案司都会受到牵连。

再者,若是刑案司的人,有一部分是追随曾长鸿,届时风雨欲来,曾长鸿可以连刑案司都拉入漩涡之中,不顾旁人生死。

“邹大人,你们如今都查到了什么?之前在阳县的时候,您便说过,奉圣上令出来巡案,想必也是为了查这件事吧?”

邹秋和无奈一笑,原本才四十多岁的他,如今再看,竟是老了许多。

“我们怀疑,甚至找到了证据——”

——“被买卖的壮男被充军。”

邹秋和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白子乔心底一怒,抽出针簪就冲过去,直直插向对方的脸——

“别生气。”

顾之恒一手抓着她行凶的手,一手揽上她的腰。

两人靠得很近,顾之恒能明显看到她眼中的愤怒,无奈讨好笑道:“我可没有骗你,只是没想到你查得太快了……信我。”

“哼!”

白子乔抽回手,抬脚踹他,他也不闪躲,硬生生受了一脚。

“唔!”顾之恒捂着膝盖,疼得龇牙,还不忘安抚白子乔,“气消了没?”

白子乔将针簪插回发间,双手环胸,不给他一个好脸色。

“所以,你跟邹大人一样,都在查这件案子?当初说什么刑案司的好处,也是为了让我去给你们查案?”

一直以来,都很怀疑他跟着自己的动机,虽然看起来确实是很闲的样子,但有时候,总会觉得他在查什么事情,也没有跟自己明说。

那夜,他表明心意,也没有说出到底在查什么,这是戒备自己?

越想越气,原来自己只是颗棋子……

顾之恒怎会不知她在想什么,上前两步,双手搭在她的肩上,将她身子转过来,四目相对。

“让你进刑案司,除了这件事情外,还有一个好处。”

白子乔瞪圆了眼,“什么好处。”

顾之恒抬手轻抚她的面庞,双眸柔情满溢,“若是这件案子你能破了,将刑案司蛀虫拔除,你岂不是一步登天?届时皇上恩赏不断,你也能成功登堂入庙。”

轻言软语哄着,白子乔怒翻白眼转身,“权位我会自己争取,但你们这是利用!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不能跟我明说,但在我的立场去想,你们根本没考虑过我的感受。”

虽然对于他们来说,自己本来就不可信,不过是做个赌注罢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步步高升》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