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安已经死了。

白玉安已经死了。

沈珏的身体晃了下,不会相信这句话。

他的手指悬在半空,微微发着抖,不敢靠近白玉安的脸。

明明早上走的时候,她的呼吸还那样平稳,脸颊上甚至有了一丝血色。

为什么下午就死了。

绝对不可能的。

甄氏看着沈珏异常安静的身体,却渐渐变得通红的眼睛,眼里也湿润起来。

她抓住了沈珏的手腕,拉着他去白玉安的鼻低:“沈珏,她真的死了……”

“让她回萧家去吧。”

手指上平静的没有一丝气息,沈珏死死盯着白玉安的脸,喃喃着:“不会的。”

“不会的……”

他又赶紧去探白玉安颈上的脉搏,半天了,那里依旧一片平静。

他弯腰去抬起她的肩膀,她的头就软软的往后仰。

热意一瞬间上涌,他朝着外面的长松大喊:“快去叫太医……”

“快去叫太医!”

甄氏看着这样的沈珏落着泪抱住他:“是我叫太医们都回去的,沈珏,救不了了!”

“人都没气了还怎么救!”

“现在应该让人安息啊!”

沈珏抬头看向甄氏,目色猩红:“是谁害了她?”

甄氏泪流满面:“没有谁害萧四姑娘,她昏迷这么久,不过是吊着一口气罢了。”

“她现在走了,何尝不是解脱?”

“你难道想要她一直这样不死不生的么?”

沈珏几乎快稳不住身体,踉跄的站起来,紧紧捏着甄氏的肩膀,眼神里渐渐疯狂:“我问你是谁害死的她!”

“早上她还好好的,为什么现在就这样了……”

说到最后,沈珏的音色哽咽:“母亲,告诉我是谁害了她……”

“不然我让这屋子里所有伺候她的人都陪着她一起死……”

甄氏泪涌不止,忍住情绪看着沈珏:“今日是我一直陪在她身边的,没有任何人害她。”

她紧紧抓紧沈珏的衣袖:“沈珏,萧姑娘的气数尽了,你接受吧。”

“太医也无能为力,气息都没了,还怎么救?”

“沈珏,她死了。”

“救不回了。”

沈珏只恍然觉得眼前黑了黑,踉跄几步有些站不稳。

他一把拨开身边的甄氏就往外面走,甄氏连忙拉住他:“你要做什么?!”

沈珏回过头,脸色阴沉狰狞,眼眸发红,眼底是疯狂的冷意,几乎是咬着牙:“医治玉安的太医,和呆在这屋子里伺候的丫头,所有人都要死。”

甄氏被沈珏的眼神吓到,死死拉着他哭道:“今日是我一直陪在她身边的,你杀太医丫头做什么?”

“你干脆将我这做母亲的一起杀了。”

沈珏身体发抖,泪涌出来,死死看着甄氏:“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她会死?”

甄氏摇着头,泪痕沾了满脸:“她为什么会死,你难道不知道么?”

“从你将她救出来时,你就应该能预料到可能会有这个结果啊!”

“要害萧姑娘的不是太医,也不是屋子的丫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折探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梦见水星

梦见水星

两只陈橘
简介:【改成he了,自割腿肉青春疼痛,大写加粗,v前随榜更】【微博:@两只陈橘】【丧系咸鱼少女·肆意天之骄子】【李槜,音同醉】*文案一:朋友聚会,酒喝过一轮,不......
其他连载11万字
横刀十六国

横刀十六国

苍穹之鱼
五胡乱华,衣冠南渡,北国沉沦,尔曹夷狄禽兽之类尤称帝,况我中土英雄,何为不得称帝也!
其他连载13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