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子,王上朝这边来了。”

裴寂的贴身侍卫,追风。正是那日捆了江沅送上几台准备烧死的那位鲛人美少年。

步履匆匆地推门前来通知自家主子。其实对于江沅,追风早是有所耳闻,朝阳城中与主子或多或少的感情纠葛,亦是鲛人族之间秘传的香艳谈资。

那日之所以装作意外得知她捕鲛人的身份,并且准备将她处行,亦是得了裴寂的明示。

前一日,裴寂欲巡视外海,临行当日,早已对他做了交代:鲛人江沅…不惜一切,让她离开避尘珠,但万不可伤她性命。

所以,直到最后一刻,追风正准备脚点地,踏出去救了江沅,他还是看见了自家主人赶来救出了她。

于是向长老说了多少好话,又承诺贡献万担蛤蜊,裴寂这才被允许救出捕鲛人。

可令追风不解的是,既救出了江沅,却又把她送进别的男人怀中。如此的自虐行径,确实不得不令人惊叹。

然而今日,他的主人不打算再委屈自己了。

屋内的两人缠绵得厉害,裴寂终是不抵娇软美人怀柔,覆身反客为主,迎合她。

只见少年反转身形,一阵天旋,江沅被裴寂压倒在身下,手臂收紧,微凉的薄唇含住娇嫩的唇瓣,细细勾勒,渐渐陷入更加深入的探索,唇齿交缠,舌尖轻巧地滑入,口中尽是他的清冽。

“主子…”追风绕过屏风正要闯入,忽被这一幕的旖旎惊得转身撞上一旁的门框,巨大的声响让裴寂情|欲猛然抽离。

半晌,终是放开了她,喉结滑动,缓下心神,又意犹未尽地在她唇角轻啄了几下。

“追风,王上还有多久到这?”

裴寂整理了衣襟,双腿盘跪端坐在书案,侧首望向状态同样凌乱的江沅,瞳眸近乎浓墨、掺着江沅读不懂的复杂情绪。

“约莫…几步路,属下与王上前后脚朝着来,这会差不多快到了。”

追风捂鼻忍痛地回答,恭敬且低垂双眼,不敢再多事地抬头望向裴寂和江沅,只能心虚地一直垂首,希望得到主子的认可离开。

然而裴寂此刻却无暇顾及这个忠诚下属。

只见他脸色猛然白了起来,双手伸进衣襟里匆忙摸寻。

江沅正焦急地想要再一次翻窗离开,不料却被裴寂一把拉回,转眼间口鼻处多了一条粉色面纱。

正是那条她几日前来找裴寂,不小心落下的。

没想到,他竟然还保留着。

江沅内心一阵甜蜜,低着头整理面纱,双手此时笨拙无比,怎么也无法将另外一角扣牢在发髻里。

一阵温暖的萦绕,长臂将她圈在怀中,裴寂从后握住她的手顺着力,替她把面纱戴好。

“哈哈…予卿,南海使臣不日到达,你且准备接待,不能怠慢了贵客。”

爽朗的笑带着阔步,从屋外走进来一位锦衣华服的中年男人。

裴寂赶忙松开江沅,推她在一旁垂首站立。

“父王!儿臣今日正备着相关事宜,一会让追风前去避尘港迎接,接风酒水已在扶摇殿备上了。此番接待定让南海使臣满意。”

裴寂单膝跪地行礼。语毕,侧首撩眼瞥了一眼江沅,喉结上下滚动一番,又补充道。

“也会让南海鲛姬…满意!”

中年男人听了裴寂的安排,频频颌首,继而满意地大笑了几声。

“不错!吾儿做事一向甚密,看来孤的担忧多余了。”

听到两人的对话,江沅小心抬眼望向中年男人,她知道这是东海的鲛皇,裴寂的父亲,裴玄知。

对于这位鲛皇,“芝兰玉树”的外貌美名早就远扬海外。

裴玄知身材挺拔,身着雪白衣袍,袖口绣金云纹,腰束玉带,长发以黑玉冠束起,周身透着雍容华贵之态。面如冠玉、气宇轩昂,一张线条分明的面庞,双眉斜飞入鬓,两只星眸炯炯有神,眉目间尽显冷清和傲气。

鲛皇凤眸微转,负手遥向江沅,带着考究的目光,诘问裴寂。

“予卿,孤记得这清风居里不曾有她,你不是一向厌烦有女婢侍奉在侧吗?”

江沅听到鲛皇提到自己,吓得将头垂得更低了,素手无措地绞在一起,莲步微退了几分。

只见裴玄知朝向江沅走近,忽地被人恍了一身,裴寂立身闪入,横亘在鲛皇与江沅之间。

身量相当,裴寂弓身行礼,沉静而刚毅的神情,语气缓顿,不卑不亢地解释。

“父王,此女乃是今日提前到此的南海使团之一,为鲛姬所派,与我辅助备下婚礼相关事宜。”

裴玄知闻言,眼眸漆黑、笑容显浅,怔了半瞬,嘴角转而阔了弧度。

“唔…如此甚好。鲛姬即将嫁过来,找个贴心人来先行安排,仔细她日常喜好更为妥当。”

说罢眼神望向江沅,江沅感应到依旧充满怀疑、探究的目光,为掩紧张情绪,小心又挪到裴寂身后,微微福身回应。

鲛皇凤眸微眯、上下打量着江沅,片刻,向裴寂递来的视线耐人寻味。

裴寂回身低头瞥了江沅一眼,示意她离开。

“是。奴婢就不在此打扰,先行告退。”

江沅心下略松,表情谦卑地后退欲转身离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第一时间更新《魅鲛》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徒谋不轨:师尊很高冷

徒谋不轨:师尊很高冷

倾心心
夜舞霜,拥有着两个灵魂,她一心想要摆脱掉那个人,却连死都无法摆脱掉她的存在。死后重生到富家一方的大小姐夜舞霜身上,全城的人都说夜舞霜疯了。夜舞霜最大的敌人,从来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既然连死都没有办法摆脱掉自己,那么,这一世,我一定会用尽一切办法摆脱掉你,哪怕是粉身碎骨,灵魂跌入幽冥深渊,万劫不复,也在所不辞。夜舞霜:“师兄,你说有没有一种办法可以杀死灵魂的?”师兄:“听说,冥界深渊,有一处洗魂潭,
其他连载14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梦境指南

梦境指南

昆吾奇
一次偶然的熵减,星云中诞生了一个玻尔兹曼大脑。它像一只巨大的章鱼,古老的树根般的触手,穿过黑洞和时间的迷雾,爬满了整个银河系的过去和未来,其中的一只就伸进了你的大脑……当然,这不是触手怪的故事,这是关于梦和精神起源的故事,而一切都要从那个掌控了梦境的人说起……——PS:书友群756480385
其他全本26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