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宗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第八十章

周庆平跟着张管事和另外两个人去取货了。

轻点完货物,双方就完成了交换,周庆平一共分得了四十两。

这些货的进价一共才四两二钱,一转手就多了十倍。

周庆平见事情已经完了,就想和张管事告辞,他叫了一声,不过张管事好像有心事,没听见。

周庆平只好继续喊:“张管事。”

“哎,哎,怎么了,庆平。”,张管事猛然回神。

“我说我先告辞了。”,周庆平对他说。

“哦哦,那你路上注意安全。”,说完,张管事又陷入了沉思。

周庆平因为身上有这么多银子,就准备赶紧回家。

为了早点到家,周庆平特意做了牛车。

回到家的时候,秀文还没有做晚饭,此时太阳才刚准备下山。

秀文见周庆平兴冲冲的回来,便问他:“有什么好事啊?”

周庆平连忙把她拉进房间,又把房间里的雪团赶出来看家。

周庆平这才把怀里的银钱拿出来。

秀文看见这么多白花花的银子,指着问:“这,这是你从哪里弄来的啊?”

周庆平看了一眼秀文就知道她又在脑子里瞎想,只能好声好气的对她解释说:“你还记得我去西北的时候,你给的那五两银子吗?我用那钱买了一些东西,然后又人出银子买了,这就是卖来的钱。”

周庆平告诉过秀文,他用那五两银子买了些西北特产,但是秀文没想到居然可以赚这么多的钱,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

再怎么不相信,钱也已经到手了,秀文只能怀着激动的心,用颤抖的手把钱给继续藏到小箱子里了。

见秀文这样,周庆平便轻揽过她的腰,看着她的眼睛说:“以后,我会挣越来越多的钱,你相信我。”

秀文见周庆平一副认真的模样,也点了点头,表示相信他。

晚上的时候,秀文又把那些钱拿出来一个一个的数。

“太好了,现在一共是八十九两银子,咱家也能称作村里的富户了。”,秀文高兴的合不拢嘴。

周庆平就在旁边听着秀文讲话,看天色越来越晚,他才打断秀文,“好了,快睡吧,不然明天,娘来的时候,我们还睡着呢。”

秀文这才恋恋不舍的准备睡觉。

周庆平让秀文睡这么早,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明天他还要早起出门,这次出门,他给秀文说是去刘府交接事情。秀文相信了。

听见村子里鸡叫的时候,周庆平就就已经醒了。

他推了推身旁的秀文,见她挣开朦胧的眼睛,就小声对她说:“现在我就要走了,醒来没见到我没事。”

秀文胡乱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闭上了眼睛睡觉。

周庆平看见秀文这幅模样,不仅小声的笑了出来。

他随意做了点饭,吃完又去了县里。

今天,他去县里就是要找一个人,昨天见到的县丞家的小公子。

他准备利用县丞家的公子来教训一个人,就是王大郎。

据周庆平所知,这位县丞家的公子和王大郎一样都喜欢赌,所以这次周庆平去的地方就是县里最大的赌坊。

周庆平走进赌坊就看见县丞家的公子在桌上准备开赌了。

现在,他要找另一个主人公,王大郎。

周庆平这几天在村里有意无意的打听过,他们说这些天王大郎没回过家。

以王大郎的性子,不回家,那就只能在赌坊,而哪个赌坊来人最多呢?那不就只有县里最大的赌坊了吗。

周庆平扫了一圈赌坊的大厅,终于在一个角落的发现了王大郎。

王大郎此时正在跟着赌,周庆平在他后面假装看他赌,手则是暗地里把王大郎钱袋子里的钱偷拿出来,赌坊所有人都是看着赌桌,于是没人瞧见这一幕。

偷拿完钱后,周庆平隐晦的看了一眼正在往这边走的小公子,在这位小公子经过他们这处时,周庆平拍了拍王大郎的肩膀,压低声音,“兄弟,我看见有人偷你钱,就是那个穿白衣服的男人。”

周庆平指向县丞家的公子。

王大郎本来输了钱就难受,听见周庆平说的话,一摸自己的钱袋子,果然钱没了,他立马被怒气给燃烧了。

他跑到小公子面前,拉住他,然后挥拳,“你敢偷我的钱。”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