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元旦过后没多久就迎来了高二上半年的最后一次考试。

期末开始的第一天,刚好是夏焰的阳历生日,1月21日。

余悦到考场时,夏焰已经坐在他的座位上转笔玩了。

然而,过了会儿,他突然将自己的透明笔袋翻了个底朝天。

夏焰低声骂了句“妈的”,然后就站了起来,似乎是要出去。

但,下一秒,他看到了他斜后排的余悦。

并且刚好和正盯着他看的余悦对视上。

余悦只是看看他,没想到会猝不及防和他目光相撞。

她咬了咬嘴巴里的软肉,让自己保持住镇定。

就在余悦佯装不慌不忙地坦然挪开视线时,夏焰朝她走来。

“忘了你也在这个考场,”他说完就问:“橡皮能分我半块吗?”

余悦微微怔愣,随即点点头,嗓音温软地应允:“好。”

她拉开透明的文件袋,从里面掏出橡皮就开始掰,没有丝毫的犹豫。

但余悦没能一下掰开。

夏焰看着她费力地掰橡皮,没忍住笑了一声,不过不是嘲笑。

他朝她伸手,嘴角微扬着说:“我来吧。”

余悦也没逞强,很有自知之明地把橡皮放在了他的掌心。

然后她就亲眼看到,夏焰轻轻一掰,橡皮就一分为二成了两块。

他把大点的那块放在她的桌子上,语调散漫道:“谢了。”

余悦摇摇脑袋,回他:“没事。”

这场考试结束后,余悦就回班级教室了。

她放下东西,打算去趟卫生间,正好赶上苏柚回来。

“悦悦你是去上厕所吗?”苏柚问。

余悦点点头,还没来得及说话,苏柚就急忙说:“等我一下!我也去!”

于是,两个人就和往常一样手挽手去卫生间了。

但卫生间里的人很多,她俩只能慢慢排队。

等余悦和苏柚再回到教室的时候,已经是十几分钟之后了。

余悦刚走过来,夏焰就递给了她一块新橡皮。

“给你。”他说。

余悦没想到他会特意给她买一块新的橡皮。

她惊讶地抬起脸看向他,声音轻细地说:“半块橡皮而已,不用……”

“怎么不用,”夏焰眼睛里带着几分懒散不羁的笑,话也说得漫不经心:“有借有还才能再借不难。”

“伸手。”他的语调染上了几分无奈,似乎没什么多余的耐心再和余悦为一块橡皮拉拉扯扯。

余悦也没再多说什么,听了他的话,将掌心摊开。

夏焰把这块新橡皮放在了余悦小巧的手心。

从这天开始,一直到高考,每一场考试,无论大考还是小考,余悦都会带上夏焰送给她的这块橡皮去考场。

.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科举相公家的地主婆

科举相公家的地主婆

程嘉喜
某日,众夫人谈笑间,论家中夫君喜好。户部侍郎夫人,我家夫君面冷心热,舍不得我掉眼泪,最喜我做的衣衫,饰物。吏部侍郎夫人浅笑,我家夫君温和内敛,最最体贴不过,但有所求,一碗甜汤足以。礼部侍郎夫人唇角轻扬,妾身浅笑间,夫君没有不应的。常喜望天,我家夫君喜好弹球,一盒不够,那就两盒,实在不好说话,那就斗一局,万事好商量,这能说吗?略愁!
其他连载195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龙族之武圣路明非

龙族之武圣路明非

夏天单车和猫
穿越到高武世界的路明非,被人看成习武奇才,修成了天下第一后回到龙族世界。他已经不是那个衰仔,曾为天下第一,被武林中人尊称为阎罗的路明非,哪怕没有龙血,也紧握了至强至暴的权与力。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阴谋和欲望,都只是小丑罢了。“楚师兄,要向奥丁挥刀么,跟我习武吧。”“凯撒,要反抗家族么,跟我习武吧。”“绘梨衣,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是哪里,天空树么,我们一起开家小店怎么样,别怕,绘梨衣才不会死,有我
其他连载327万字
甜蜜诱惑

甜蜜诱惑

艾灵
一个夏天的傍晚,因为一个偶然事件,她的生活彻底改变。面对嘲笑她的人群,她的自尊心严重受挫,她也大病一场,妈妈为此而下岗……
其他全本28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