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两个人更重要的是在一起。什么名分什么定义的有什么重要的?两个男生在一起又不是为了结婚生孩子,结婚证现在都不作数,要个情侣之类的名分有什么意义?更重要的是两个人能在一起,对吧?所以我们两个在一起也不需要在意那么多事。”

听他说完了佟康的故事,得到了这么一番结论。我忍不住问他:“你觉得从这个故事里,真的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吗?”

“难道不能吗?”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和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很像吗?”

“不像吗?不能成为了恋人但又能互相厮守的关系。”

“你这小子真是!老子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来找你!你这小子真是!这小子!这小子!唉~”拿枕头打了他好一阵后我才勉强觉得发出了些火。

“难道我说的哪里错了吗?”

“错的倒不是这个,我终于是明白了你高中结业考试为什么过不了了。就你这阅读理解能力,能及格才怪了。”

“是吧?我就我没说错吧?”他抱着被打的脑袋煞有介事地回答,“至于高中结业考试我是因为那时日语不好,所以一下子就跟不上学习进度了。说实在的,虽然转到了日本的艺高读书,我也没能上几天课。整天待在经纪公司里练歌练舞也没法和外面接触,到结业考试的时候我的日语都不怎么样,连考卷上那些题目都不大看得懂。现在让我考的话,绝对会考满分的。”

哎呦哎呦,脑子笨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吗?把这事儿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日本人用的难道就不是汉字了吗?我一个一点都没学过的人都能看得懂日语的文章,让你考中文试卷你也一样考不出的。”

“谁说的?我可聪明了。那次我不是还帮你解出了那道物理题吗?对了!那道我哥都不会的化学题也是我解开的。”

有这回事吗?

嗯,傻子路修明好像还真的有那样的时候。

高一暑假的时候,我第一次被邀请去小远家里玩,那个时代交通不方便想要在他家玩几天就得住他家,我本住在小明的房间,可一日见到小远纠结的表情,我便问他怎么了。

“我弟弟公司放暑假,要回来住一个礼拜……你可能要和我挤一个房间了。”

这有什么好为难的?我们在学校里也经常挤在一张床上看书聊天,他的床比我家的床大上不少,睡两个人绰绰有余,我一点不觉得为难。

听我这么说后小远终于放心了,他父母常年在各地跑生意很少回来。那时的机场还没有地铁,小远的亲戚开车接了小明回来,而我则在家里等着兄弟俩回来。

“诶?!真的是小麻雀!真的是小哥哥!没想到我哥把小麻雀给找回来了!”

和小远不一样,小明从小就是个爱闹腾的人。见到我后跑过来抱住我撸我的头发,到底是路家的基因,就算是还在发育的年纪比我小两岁的他都已经长得如小远一般高。我虽然不喜欢和别人有身体接触,但却在他的怀里没有招架之力。再加上我印象里还是那个小屁孩的路修明,对他的举动竟也没那么大的抗拒。

“喂!你别这么动我的小麻雀!放开!”

“你瞎说什么呢?什么你的小麻雀!小麻雀是我老婆!从小爸爸就已经把麻雀哥许配给我了!”

几年没变,兄弟两个还是像小时候那么幼稚,还在上演小学时的那出戏码。看着他们俩打闹的模样,我干脆躲到了一边。

直到小远占了上风后把他压制在自己的身下,眼睛晃到时钟后才忽然想起了什么说:“对了!都这个点了!为了给你接风今天都没让阿姨来做饭。小麻雀,中午想吃什么?”

“小明从这么远的地方回来,得先问他吧。”

“火锅!火锅!我超想吃火锅的!日本满大街的中餐但没一家好吃的!什么菜都是勾芡甜甜的。好不容易回来了,我要吃回正宗的火锅!”

“谁问你了。为了给你腾地方小麻雀连房间都没了,听小麻雀的!”

那好像本来就是小明的房间吧?我好像只是暂住而已。既然他这么想吃火锅,好歹得满足他才对吧?

要说没有感动的话,肯定是假的。那时的外食叫下馆子,不像现在的外卖比自己做还简单便宜,对我而言是件奢侈的事。刚进入到重点高中的我,连唯一可以拿来说道的成绩都成了一件泯泯众人的事,没有钱,高度数的眼镜,满脸的青春痘,连专业理发店都不敢去一趟。自卑的我在集体里也一直故坐角落的位置,不参加任何的小团队,自然不习惯被人照顾。

他给我夹的菜,送我的日本带来的小饰品,还有只对我一人笑的那张灿烂的阳光脸蛋,忽然间有一个人如此注意我关心我,也让我一度晃神。

不知是不是要给弟弟做个好榜样,其实我们那两天也无非就是赖在家里玩玩游戏机吃吃零食,从火锅店回来后小远却忽然说要学习,说要做暑假作业,还不让小明打扰我们。小明当然不愿意,死皮赖脸地磨了好久,没多久后也拿着一本习题册坐到我们身边煞有介事地说他也要学习。

“你不是说日本的学校没有暑假作业吗?”

“嗯……可也不代表我不用学习,我也是高中生,也得学习考试。”

他颇有仪式感地把他那套文具在桌上一一摆开,本来那时的日本文具和我的一比就花样不少,还摆得如此工整的模样还以为是什么学建筑土木的高材生的装备。然后他才缓缓翻开了那本练习册。那是一本已经做了不少的习题册,虽然看不懂那些平假名片假名,但汉字组成的词干还是都看得懂。再加上那个时代的自己正陷在题海之中,还熟悉题目的我多少能看懂是什么题目。只是日本的评分好像我们那样用勾叉的不大一样,这横线再加上这分数……

“你就没有两位数以上的分数吗?”

“有几道题是几分!不是百分制!”

“那也……

”那时我毕竟和小明第一次再见面,面对不那么熟悉的人,我不敢说什么得罪人的话,所以想说的话也点到为止。

反正他是已经和演艺公司签约了的练习生,志不在此。我和小远一起做起了寒假作业来,没多久后就遇到了一道难题。

“到这里做个因式分解,然后……诶?怎么和答案对不上?”

难得有小远都不会做的题目,开始给我讲解的时候还一副满是自信的模样,但和答案对照后忍不住露出了慌张的神情。这本题册的答案还都只有一个答案没有过程,他都犯难了就更不用说我了。

“这因式分解出来,这两边应该能抵消吧!”

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好像是我们想的太复杂了。照着他的说法我们重新算了一次,竟然还真的和答案对上了。喂!没想到他肚子里还是有点墨水的,真的只是语言的关系才把自己的题目做得这么差嘛?!

“反正这种题目的答案不是1就是0.”他得意地说。

那个时候的我还不知道他的斤两,毕竟兄弟俩的身上都继承了同一份基因,于是把那番得意看作了和小远一样的自信。什么都做不好的我,看到那种自信,总是忍不住地觉得那人身上闪闪亮亮。

“哥你怎么不多睡会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第一时间更新《远方先生,你那里有诗吗?》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74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这个外援强到离谱

这个外援强到离谱

街区转角
在韩国念书的林诚本以为他这辈子没有机会踏入顶级联赛的职业赛场,没想到一场天大的意外之下,他还是在LCK开启了职业生涯。电竞加日常,如果发现了什么奇怪的内容也别慌。请相信这是本电竞文。
其他连载80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