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桑取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安抚好了挑灯防贱,乌小小依然没下线,挑灯防贱虽然没说他经历了什么,不过乌小小看帮派里的聊天记录多少也能看得出来。

只是挑灯防贱离开派墨的原因,至今没见他说。或许是不想让她插手。

乌小小想了想,又交易给挑灯防贱一大堆刚收上来的材料。即便她知道了又能怎么样,眼下也没有办法做什么。只能先暂且把这件事记下。

乌小小想通,又继续琢磨着如何跟疯魔院这边谈魂印克制丹的合作。

只是还没等她想出个对策,系统便跳出了条邀请她入队的通知。

是疯魔院院长邀请的。

乌小小点击同意。满脑子都是上次被帮主隐晦提出让她多参加帮派活动,而她这段时间因为忙着魂印克制丹的事情,做了点帮派的日常任务就下了。

若是有综合活跃度排名的话,她应该是全帮倒数第一。

这是找她清算来了?

谁知一进来,发现队伍里就疯魔院院长一人,再加她一个。

麦是开着的,但只听到一些风呼啸而过的声音。对方没开口,乌小小也稳得住,假装这个队伍不存在。继续看最近的材料波动进度。

乌小小一旦沉下心做事,杂念便全消掉。

她将这段时间关注的材料价格波动都做好,再次陷入沉思。

“这寻宝草的价格怎么变动这么大?”乌小小自言自语,最近游戏并没有大更新,游戏合并时期最大的小号涌进冲击也过去了。

“这材料得查查是不是其他游戏铺子在收。”他们这些小商铺基本拿不到内部消息,大多数都是根据这些变动来跟着调整,企图蹭口肉汤喝。

寻宝草的市场一直都有,而且在临迹那各大主城看到的交易行市场行情都不一样,俗称便是地方特产。加上不同主城的玩家传送到另外主城是需要传送费用的,就导致很多不能上交易行的主城特产知道的玩家便少很多。

当初在皓月城,大量的寻宝草才10银两一份,而一到了大朝城,价格便翻了好几倍。

当然,乌小小也是后面才发现,原来寻宝草在皓月城真的非常之多。可以说是寻宝草生长之乡了。故而寻宝草在皓月城价格才跌破底线且还囤货极多。

在这个世界频道聊天需要花钱的游戏里,其实大家伙获取信息的渠道虽然多,但若不是主动求知,多半是一知半解或者不知道的。

故而这样,乌小小一直在临迹这里,每个主城都请有人帮她收集各种各样材料的价格,基本上是每天的材料价格图毒药。然后自己在汇总起来。

而一直以来,皓月城的寻宝草价格波动都不大,从10银两最高也只涨到15银两,15银两的高峰价值期还是因为游戏刚合并没多久,逆仙剑魔跟魂仙两个游戏玩家大批量涌入而上涨的,但又因为寻宝草数量之大,所以也没能呈现疯涨的趋势。

后面又回落下去,基本上稳定在12银两左右

但现在,皓月城寻宝草的价格居然已经来到了30银两一颗。这价格单拿出来并不多,但有了之前的价格对比,就知道现在的寻宝草价格已经是最开始价格的三倍。

而大朝城这边的价格差不多要逼近80银两一颗了。若是有玩家大量需求,每天倒买倒卖也能赚上一点。只可惜寻宝草的生意并不算多,且如东风这样的大铺子人家各个主城都有员工在,还少了那笔传送费用。

所以如乌小小杂货铺这般大小的小商铺,没怎么做这些生意。但乌小小之前10银两收购的寻宝草还剩很多,最近这段时间都被苟富贵按75银两一颗的价格给挂上了,时隔几个月,居然涨了这么多。

也算是意外惊喜了。

除了寻宝草价格疯涨之外,还有几样材料价格也波动异常。乌小小都一一做好标记,准备去查探一番。

“乌小小。”

“乌小小,还在么?”

乌小小将文件保存,回了句:“在。”

疯魔院院长道:“不好意思,刚临时有点事情。”

“没事。正好我也有点事要忙。”乌小小笑了下回应。

“你是挑灯防贱的师父。”

“对。”乌小小有点摸不准疯魔院院长这次谈话的内容,回应都相对简洁。

“他今天被派墨的给狙击了。”

乌小小沉默了一瞬,道:“我知道。”

“嗯。”

团队里再次没了声音。

乌小小想了想,又道:“是你们救了他吧。谢谢。”特意找她说说这件事,是在等她替徒弟说谢谢吗?

"都是一个帮的。"

“噢。”乌小小沉思,这是用她徒弟被狙击这事来点题吗?这才是他要谈的话?

都是一个帮的,他这是想表达什么?

疯魔院院长觉得自己疯了,或许在他控制不住自己邀请对方进入队伍时,他就已经疯了。他提什么不好,提挑灯防贱跟派墨的问题干嘛?帮挑灯防贱找回场子吗?这并不在他的计划范围之内。

为了区区一个玩家,对上另一个大帮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现在对上派墨也没有好处,魂仙团队并不是能长久合作的伙伴,后续他们还要联手对外。

可不知道为什么,刚刚情急之下就说到了这件事。只是乌小小的反应又让他有些愕然。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沧海神剑

沧海神剑

水星的猪
少年出走,执剑天涯。这条寻仇的孤独之路上,怎样才能新旧相顾,恩义两全?
其他连载472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颂声

颂声

鹤佳
隔日更/不会弃坑放心入·【飒爽有脑真性情美人x温润儒雅装乖学子】沈颂死在了战场上。遥望她的前半生,被迫营业大家闺秀,所嫁之人虽是涕泪求娶自己的竹马,却似变了个人似的只为弄权,夫妻关系似有若......
其他连载1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