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钟翊能忍这么久不来打断他们这桌,让孟拂枝多少有点意外——不是她自作多情,而是钟翊给她的感觉太过危险,面上冷静,眼底却时刻跃动着疯狂的火花,是她最敬而远之的那类人。

可钟翊太能伪装,也太过隐忍,孟拂枝松懈太早,见到结束后吧台前的对峙,一时怔忪,很快出声介入:“钟翊。”

仿佛得到某种安抚,钟翊那绷直的背一下子轻松下来,像被顺毛摸过的大型犬,乖顺地看向主人:“阿姐,我做的冰拿铁怎么样?”

浓缩咖啡还能怎么样,孟拂枝好笑,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她这杯明显鲜奶放得比较少——钟翊知道她不太能吃奶制品。

“还不错。”她随口回应,又看向眼神犀利的程明远,将埋单的事轻轻揭过,“你的飞机是几点?团队该找你了吧。”

她的偏向近乎明示,程明远维持着风度,笑笑:“还不急。”

说完,他的矛头又立马对准了那侍应生打扮的“弟弟”,关切地问起学校专业,“学计算机怎么在这做服务员?我在申江有不少互联网行业的朋友,需要给你内推实习吗?不用客气,你好歹也是阿枝的弟弟。”

说得像是他还没变“前任”,其乐融融一家人一样。

钟翊唇角微扯:“我不会客气的。”

然而他没说想去哪,也没有表现出对他人脉一丝一毫的兴趣,作为申大王牌专业的翘楚,他对国内这一行简直门清,打交道频繁,还轮不到一个外人引介。

程明远作势要和他握手——握手从来是尊者主动,他是打定主意要以年长者自居了。

钟翊刚从水池里捞出来的手掌还沾着水滴,见状也不擦干,随意地并拢握住,松垮的力道骤然用力,几欲碎骨,程明远猝然吃痛,勉强咧嘴笑,同样硬刚回去,你来我往,青筋暴起,一时谁也不示弱地主动松手。

孟拂枝要还闻不见这火药味那就是眼神有问题,起身道:“钟翊。”

这一声比之前要沉着,有几分敲打的意思,钟翊却不听话,先松手的是程明远,状若调侃:“小钟手劲儿不小啊。”

钟翊把手插回了裤兜,竟也顺着说:“程先生也不赖。”

这算是把交锋摆在了明面上,程明远一时语塞,还要再说什么,被孟拂枝冷脸打断:“行了,走吧。”

最后,程明远只道:“保持联系。”

扫了一眼他离去的背影,钟翊想到了ethan那句含笑的告诫,孟拂枝不喜欢男人们争风吃醋的样子,程明远刚才表现得比他更过——当然,事儿其实是他主动挑起的,谁叫他抢了埋单呢?

念头电转间,钟翊已经收敛了锋芒,示弱得比谁都快:“阿姐,你喊我?”

孟拂枝瞥了他一眼,不好糊弄:“你买什么单啊?”

“阿姐来我们店,怎么能破费?”钟翊张口就来,见她眼底依旧没融化,乖顺道,“店长给了我免单的员工福利。”

孟拂枝果然掀过了这页:“下次别这样了。”

她在这也有会员卡,按他这么干,她岂不是永远都花不完?孟拂枝还琢磨着赶紧花完换家店呢。

自从前几年和孟琦贞关系僵化后,孟拂枝的经济状况就不复往日了,留美基本存不下钱,回国后申江的物价也令她感慨万千,虽然不至于捉襟见肘,但就文学老师的工资奖金,想要潇洒挥霍,那还是有点困难。

这就是孟女士想要她长的第一个教训——离了家人,单凭她自己根本难以在一线城市立足,她身上镀的每一层金,无论是渝州的超级中学,还是申大本牛津phd的学历,都是作为红圈高级合伙人的妈妈为她筹划拼搏出来的。

而离开孟琦贞,她不过是一个空有文凭的华丽木偶,只能沦为城市庸碌的普通中产,然后一代不如一代。

这一套说辞孟拂枝都快能背了,她所有的努力被孟女士轻飘飘抹杀,好像拼命在卷的不是孟拂枝本人一样。

而哪怕是在学霸成群的高知家庭圈中,也多的是纨绔和庸辈,能卷出孟拂枝这般精英出路的已是寥寥,可堪流传为“别人家的孩子”。

但孟拂枝受够了那一套成功的奖励机制,也受够了母亲的阶级焦虑和控制欲,这是她自己的人生,而不是所谓孟琦贞的延续。

在孟女士的规划里,读完phd她就应该立马回国,在京城或者渝州拿到教职,一跃为最年轻的副教授,但她却一声商量都没有地又去了美国,尽管那是哈佛,但孟女士恐慌的却只有一个:你是不是不打算回来了?

没错,孟拂枝确实动过留在异乡的念头。

可那样的念头在现实面前败下阵来,她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凉薄冷淡,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能忍受孤独。

每到这种时候,孟拂枝都会忍不住痛恨自己的软弱,孟琦贞的话反复回荡,她知道她是错的,知道那是pua,可还是忍不住反思自己,恨不能剔骨自证——

面前的场景几近失真,孟拂枝喝完了最后一点咖啡,奶味很淡,小时候孟琦贞总是逼她喝牛奶,哪怕乳糖不耐受也得喝,她总担心女儿长不高,可孟拂枝不喝牛奶酸奶,最后也依旧身材高挑。

钟翊不知何时又坐到了她对面,她放下咖啡杯,面露无奈:“你忙完了?”

酒吧咖啡馆的侍应生可不轻松,几个服务员片刻不得闲地收拾整理,清洗擦拭,衬得同样穿着马甲的钟翊格格不入。

“孟小姐是我们店的大客户,当然要专人服务。”

他又这么叫她,意蕴悠长,孟拂枝叹气:“再这样我可真不来了。”

钟翊笑起来,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孟拂枝目光又一次被吸引,强迫自己移开视线,不得不承认,钟翊确实有一张——非常符合她审美的面孔,比起她亲眼见过的很多男明星也不遑多让。

那青涩的少年感缓步褪去,蜕变出的是棱角分明的、一种独属成年男性的气息。

“阿姐,要不要一起吃午饭?”他从善如流地改口,孟拂枝对这个称呼也谈不上多满意,只回,“你还是早点去休息吧。”

他通宵了一夜,此刻振奋的精神就像绷紧的弦,叫她皱眉。

钟翊得寸进尺,又带着几分不确定:“阿姐是在关心我吗?”

他问这话时声音很轻,眼睫毛蒲扇一样眨动,眼睛亮晶晶的,唇角漾开雀跃的弧度,如果说这是演技,那真该进军演艺圈了。

孟拂枝还是无情地击碎了他的试探:“不是。”

是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疯犬难驯》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手握玄天珠,云雀神兽为坐骑

手握玄天珠,云雀神兽为坐骑

笑若伏羲
关于手握玄天珠,云雀神兽为坐骑:(真正的凡人流,无系统)上山采药得机缘造化。踏上了修仙之路。最终经过层层凶险成就大帝。那是个兽,来,乖乖来我的锅里,做我的晚饭吧,什么?你不好吃。独家配方绝对让你香味四溢。
其他连载48万字
诡秘医生

诡秘医生

敲门我都应
“陈医生,我好像是得了精神分裂,要不就是闹鬼了。”“每天洗头的时候,我都感觉有人在旁边看着我。”陈楼看了眼骑在病人脖子上的那道诡异的人影,然后对患者温柔的安慰道:“要相信科学,不要胡思乱想。”“好好吃药,明天一切都会好的。”
其他连载7万字
渣攻扮演手册(快穿)

渣攻扮演手册(快穿)

白絮沉
升级流爽文男主的金牌扮演者白子潇,在新的一年非常倒霉地抽中了炮灰渣攻的剧本。.他不得不去各个世界,对主角受虐身又虐心,然后或默默无闻或凄凉无比地退场。.白子潇对自己的能力十分自信,他一定能成为最标准最合格的渣攻。.后来,他去过的世界,命运线全崩了。***作为一个渣攻,就要让娇贵大少爷直面可爱兔兔的尸体。饿了几天的主角受看着眼前的兔子:????.作为一个渣攻,就要一刀灭了主角受的白月光。刚重生回来想
其他连载86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快穿:别虐了!炮灰黑月光回来了

快穿:别虐了!炮灰黑月光回来了

一颗慧慧
【已完结】【快穿、双洁1v1、非爽文】黎夏芭比Q了!?不!恭喜你绑定快穿系统,做任务赢积分,只要累积一千万积分,您将能在原世界复活!好好好!!我还没活够!!黎夏被坑了……霸道总裁:“我不想再看到你!”偏执学霸:“看你不顺眼,放学单挑啊!”末世大佬:“再过来,一枪爆了你的头!”病娇徒弟:“师尊想怎么死?”黎夏:系统,系统,救救我!救救我!系统:您前面还有五位,请耐心等待哦!黎夏:已卒!被垃圾系统坑得
其他全本176万字
快穿之炮灰爱看戏

快穿之炮灰爱看戏

慵懒的羊
(无固定cp+快穿)沐曦意外身亡与心愿系统222绑定,从此以后到各个位面就多了个吃瓜看戏的小妖精,心情不好还会拆个cp虐个渣。沐曦本想着做个小透明,在角落悄悄地看戏,奈何瓜总吃到自己身上,非要逼着进行炮灰逆袭。【故事纯属虚构,请勿代入模仿!女主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不喜勿喷!作者新手,文笔不好勿喷!】(新手作者,没有明确的大纲,有可能脑子一抽,剧情都跑偏了。哈哈哈!喜欢看的就看,不喜欢的就当娱乐,求
其他全本1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