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杨靖宇的角度来看陈致,会觉得,他这人有点傲。

不管以哪方面的条件来说,他在同龄人里,都算得上天之骄子,自然有“傲”的资本。

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

他对任何人,都一视同仁。

换种说法就是,他没有青眼相待过谁。

不是傲得以为自己是稀世美玉,不屑与他们这类青瓦石砾为伍,单纯只是,独自为营。

大家私下里讨论过,陈致会喜欢哪样的女生,不外乎会堆砌一些夸张、完美的词汇,漂亮、聪明、能歌善舞……

枯燥的高中学习,八卦是难得能消遣的事。庸俗也好,高雅也罢,猜了个遍。

没人猜到许希头上去。

她虽不算丑,但不经打理的秀气长相,也成了“普通”“平庸”。

家庭那些,更不用提了。

有时候,一个缺点会遮掩许多个优点。

她的结巴,容易让他们忘记,或是刻意忽略,她本身是个很好的女生。

杨靖宇当时停在那儿,思忖两秒,计算着,“陈致喜欢许希”这件事的概率大小。

至少,单论他们是同桌这点,也不会是0%。

看来,他买的那袋子东西,特意提前赶到占座位,都是为许希。

可能性直接飙到50%。

他决定退回去,把那两个被占的,顶好的观看位置腾出来。

后方。

许希推了推陈致的胳膊,“要,要开始了,去看节目。”

他兴致缺缺,身体向后靠,手揣在兜里,随意地看着台上。

他们的位置离得太远,完全看不清人脸,不过是看个热闹气氛,听个响。

第二个是歌舞类的节目。

是秦伊和几个外班的女孩子凑成的。

口袋里的手握着暖宝宝,手心微微出了汗,她的心思逐渐飘远。

小时候过年,家里来亲戚,南方冬天没暖气,大家围着取暖炉聊天,桌上摆着瓜果、零食,电视里是重播的春晚。

爸妈叫她展示从学校学的花样,她一点不怕羞,翘着兰花指,边扭边唱。怪模怪样的,逗得他们笑个不停。

那时确实很小,有爸妈宠着,生活无忧。

现在她哪还敢。

台上的节目,灯红衣绿,缤纷夺目,可许希也看不进去。

旁边的蔡心怡像是终于憋不住了,轻轻碰了下许希,说:“你可以陪我去下厕所吗?那边有点黑。”

最近的厕所在体育馆,树多叶茂,灯光不太照得进,是挺黑的。:

许希知会陈致一声,和蔡心怡一起离席。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