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南糖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寻澜看着两方的人,虽然对方人多势众,但自己这方还有玄巽这一界之主在,是以他向玉睢开口道:“本君向来不做恃强凌弱之事,且此事与妖王无关,这一仗就由本君和你们打,若是本君赢了,就请魔尊将阿宓还给我。”

寻澜虽然无法拒绝玄巽跟着来,但可以决定让他不参与战斗,而他一直也就是打算的。

“好啊,便是你们一起上本尊也无所谓。”玉睢不愧为魔界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魔尊,在打架这一方面他极其自信。

而玄巽没想到寻澜会来这招,他正要开口说什么,就听寻澜传音于他‘阿玄,你答应过我来魔界要听我的’。行吧,玄巽垮下脸,没想到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一边想着,他一边自觉地退到了一旁,坐到了玉睢待客的紫檀木椅上,姜竹则手持竹剑警惕地站在他身侧。

寻澜与玉睢各自催动灵力,飞身至半空中开始战斗,而玉烟与思年则在下方与魔卫交战。

只见寻澜祭出幽冥圣火扔向玉睢,玉睢闪身躲过后集结全身魔气,引出黑天之怒劈向寻澜。一时间,魔界狂风肆虐,乌云蔽日,电闪雷鸣,两人打了许久也难分胜负。

忽然,姜竹急声道;“王上,当心!”

她无意间瞥见躲在暗处的魔卫向玄巽射来暗箭忙提醒他,并闪身挡在了他的身后,只听“噗嗤”一声,就见那把箭刺进了姜竹的身体,而她竹青色的衣衫也瞬间被血染成了墨色。

疼,好疼。姜竹被箭的穿透力逼得连退几步,玄巽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忙起身揽住姜竹的肩膀,用身体支撑着她不让她倒下,而后聚集了全身的灵力集于掌中拍向那射出暗箭的魔卫,就见那魔卫于弹指间灰飞烟灭。

玄巽径直跌坐在了地上,将姜竹揽在怀中问道:“小竹,你怎么样?”

他没了平日的散漫,一双凤眸里满是急切,用手捂住姜竹的伤口,不停地给她灌输着灵力。

姜竹此时头晕目眩,并没有注意到玄巽对她的称呼。卸掉了平日的冷冽,她整个人看起来柔弱了许多。

只见她轻轻摇头按住玄巽向自己输送灵力的手柔声道:“王上,我...没事,不要...浪费灵力了。”

而只有姜竹自己知道,这箭上淬了毒,她整个人已毫无知觉,她想自己可能要死了吧,所以姜竹不想让玄巽将灵力白白浪费在自己身上。

姜竹直直地望进玄巽的瞳孔中,里面赫然倒映着一个面色惨白的自己,真不好看,她这样想着。移开目光,姜竹认真地打量着玄巽的面庞,真的好看,蓦地,她仿佛看到了什么,眼底浮出几分诧异。

只见姜竹用力地抬起手,指尖轻轻地从玄巽眼尾划过,拂下了一滴泪。

看着指尖晶莹剔透的泪滴,姜竹喃喃问道:“王上...您这是心疼我了吗?”

“对,本王心疼了,本王不仅心疼你,本王还心悦于你,你是本王的护法,没有本王的命令你不许死!听到没有,姜竹!”

看着姜竹越来越虚弱的样子,玄巽恨不得这把箭插在自己身上。

正在上方打斗的寻澜发现下方的动静分了神,一个没注意就结结实实接到了玉睢的魔掌,直接被拍出了十丈外。弯腰捂住胸口,寻澜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玉睢此时也注意到了下方的情况,是以开口道:“先解决下面的事情,你我再继续打。”他从不做趁人之危的小人。

寻澜冷哼一声并不答话,这会装什么好人,暗箭不就是他的魔卫放的。

这般想着,寻澜落在了玄巽身旁,看着姜竹的脸色便知她情况不好,因此同玄巽说道:“阿玄,箭上恐怕有毒,你速速带姜竹去圣泉医治。”

被寻澜这么一提醒,玄巽才反应过来,拦腰抱起姜竹,用灵力结出传送阵就要离开。

临走之前,玄巽转身冷着脸看向玉睢说道:“此事,本王定会找你算个清楚。”

玉睢自知理亏,略带歉意道:“还请妖王海涵,本尊自会给妖王一个交代。”

玄巽二人离开后,玉睢也没了继续打的兴致。自己刚才那一掌下去,寻澜起码少一成的修为,要打就光明正大的打,等了这么久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

是以玉睢开口道:“本尊不做小人,待你伤好了,你我好好打一架。”

“不知魔尊为何执着于与本君打架?你我好像从未有过交集?”寻澜委实不记得自己跟他什么过节,而且自己以前从未与他见过面。

“既然你这么问了,本尊也就直说了。”玉睢一边说,一边飞身坐到了王座之上,饮下一口酒说道:“鬼君不识得本尊,但鬼君化成灰本尊都识得。此事还得从五百年前说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卷尾咩
白切黑偏执反派攻vs三观奇奇怪怪但嘴甜小可爱受苏眠玩了一款被称为超真实的甜蜜恋爱游戏。攻略对象是游戏人物的邻居,刚一见面便超高好感,热情贴心,会亲手为他做甜点,送他精美的饰品,照顾生病的他,还会帮他搞定游戏中欺负他的小炮灰。苏眠很满意,每天在游戏中甜甜蜜蜜,直到他某天随手登上了游戏论坛。玩家1:姐妹们,我和小奶狗一起查案,结果又被甜点师一刀送走了,这是剧情杀吗?能躲过吗?玩家2:受不了,明明知道甜
其他全本47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