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浮只觉得绝了。

这年头,姓燕的都想直接掀翻燕家。

“这对我而言是好事,但是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这么做,无异于将跟了燕家几百年的附属家族甩掉,燕家会垮台,只剩下一个空壳。”

如果真这么干的话,那么燕家从今以后只剩下了三个人。

就相当于只剩下了头颅,身体全部被她斩杀殆尽。

“其实这是最好的结局。”他并不觉得可惜,“刚才就说了,我们走得太高,早就没有办法停下来了,再这么往上走,无异于走向了毁灭,倒不如趁这个机会,将我们彻底斩落。”

谭浮定了定,她大概是知道燕温为什么来找她了。

如果说事情闹到现在这个局面,有点脑子的人早就想办法停手了,毕竟她跟燕温两者的差距太大,早就已经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

在即将分裂的这种情况下,燕家还对着那个位置往前冲,这已经很不正常了。

他们透露出感觉,就如同联邦成什么模样都不要紧,只要总指挥的位置姓燕就可以了,病态又偏执,令人背后一凉。

“你来找我,是想让我武力镇压全部,就这么对他们动手,不需要留情。”

兜兜转转,居然还是成为了转变成了以实力镇压这种霸权的方式。

不过,她喜欢,“提醒我了,乱世需要霸权,所以反对者的声音,可以是看不见的。”

燕温没有说话。

谭浮就知道了他的意思,“不过你也够狠,作为继承人,居然想将整个家族都给灭了,还跟我在这里密谋,都已经四百年了,附属家族的血早就跟燕家的融在一起了,一荣俱荣。”

此举无疑是背叛了整个家族,将所有的血亲抛之脑后,全然不顾他们的意愿。

这在外人看来,是无比凉薄的。

但是吧,谭浮却觉得他做得对。

“那是燕的燕家,不是燕温的燕家。”燕温吐出一口气,“什么时候将所有带着不正常执念的家伙除掉,什么时候燕家才正常,相比于一个燕家,一个联邦才是最重要的。”

没错。

一个联邦,是燕温最后底线。

其实外人说得没有错,他是燕家的继承人,也是最正统的继承人,他会以大局为重,只不过这一次的大局,在谭浮那边。

所以他会选择谭浮。

联邦不能分裂,一旦分裂,燕家先祖所做的一切都会前功尽弃。

人类内部开始出现裂缝,隐患就会很大。

如果影响联邦团结潜在隐患,那么就解决它。

这是个乱世,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所以需要更强的人去保护它。

所以,他目光灼灼,一字一顿的说道,“谭浮,杀了我。”

谭浮的长枪出现,“如你所愿。”

两人此刻默契的达成了一致。

漫天的寒气遍布了黑夜,那透出的寒气,将这一片变成了迷雾。

在屋里整理书架的月源看过去,“出乎意料的发展,还以为燕家从壳子里就歪完了,没想到还有一个能扛起事的。”

白团团捧着它的狗血小说,看得津津有味,闻言看了过去,“燕家风光了几百年,但盛极必衰,繁华到了极点,也腐烂带了极点,再这么下去,成为历史是必然的,燕温倒是利落,直觉选择了剔除。”

当毒跟药混合在一起的时候,你喝还是不喝?

燕温选择丢了。

等谭浮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书房已经恢复如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废材又怎么样?照样吊打你!》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