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书尘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看什么看?赶紧走了!”翠花抬头看着十方观的众人,冷声说道。“走!”忘凡道长一甩手中拂尘,率先就朝着前院的方向走去。十方观的其他人则是连忙去搀扶被打伤的三人。“老垃圾,你等一下!”翠花突然开口,叫住忘凡道长。忘凡道长驻足转身:“有事?”“废话!当然有事!”翠花用爪子指着地面被拂尘砸出来的坑:“你们把这里搞得一片狼藉,该不会想就这样走了吧?”忘凡道长看着地上的坑,微微皱眉,看向清风道长问道:“清风观主难道还想让贫道赔你这地面不成?”“不用不用!”清风道长摆了摆手:“贫道安排弟子修缮一下就行,不用……”“什么不用?”清风道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翠花给打断:“损坏东西照价赔偿,天经地义!”“行!贫道赔!”忘凡道长点头说道:“贫道让人留下清风观主的联系方式,等修缮完花费多少,清风观主可以直接跟他联系,让他把钱转过去。”“那多麻烦?”翠花抬起爪子,指了一下忘凡道长手中的拂尘:“既然这些坑都是被那东西给砸出来的,我看不如你直接把那东西赔给他得了。”“不行!”忘凡道长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与此同时,他下意识地用双手抱住拂尘,好像深怕会被抢走似的。这件拂尘可是一件下品宝器,可不是用钱就能买得到的!因为在地面砸了几个坑,就要把这件东西赔出去,他自然不可能同意。“艹!”翠花看着忘凡道长的动作,眯着一双虎眼问道:“你当你翠花爷这是在跟你商量吗?赶紧把东西赔给人家,不然翠花爷把你另一边脸也给你打肿了!”“别……别……”清风道长摆着手说道:“修缮地面,根本就花不了几个钱,拿一件下品宝器来赔,我们清风观根本承受不起。”“我说清风道长,咱们青云山上,怎么出了你这个没出息的怂货?”翠花转头瞪了清风道长一眼:“人家都答应把拂尘赔给你了,你竟然不敢要?这青云山有翠花爷罩着,你在担心什么?”“嗯?”忘凡道长闻言,微微一怔。什么叫答应把拂尘赔给他了?贫道什么时候答应了?你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吗?“那个……翠花先生,贫道……贫道真的可以收下么?”清风道长弱弱地问道。下品宝器啊!说不想要那是假的!只是忘凡道长刚才所表现出的实力,太过强大。他担心会给清风观招惹麻烦,才不敢要而已。既然翠花先生说,这青云山有它罩着,那他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废话!”翠花给了清风道长一个白眼:“这青云山是咱们的地盘,这上面所有东西都是咱们的,你只是拿回属于咱们的东西而已!”“这……这好吧。”清风道长点了点头后,抬头看向忘凡道长:“这位道友,还请将拂尘归还贫道。”“归还?”忘凡道长直接傻眼了。他见过不要脸的,但却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想要抢劫直说不就行了?还要找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对!就是归还!”翠花一双虎目在月光之下,绽放着冰冷的寒芒:“赶紧的!别再浪费时间了!不然你翠花爷可就要亲自动手去抢了!”忘凡道长听着翠花的话,恨得牙痒痒。可面对这位翠花爷,他却又毫无办法。打又打不过!讲道理……跟一只畜生去讲道理?那跟对牛弹琴有什么区别?就这位爷那霸道的样子,他要是敢拒绝,免不了又是一顿胖揍!最后这拂尘还是保不住!他今天挨揍已经挨得够多了,真是再也不想挨一点了,抬头看向清风道长说道:“清风观主,你可要考虑清楚!这拂尘给你可以,但是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拿得住!”“当着翠花爷的面,还敢威胁翠花爷罩着的人?”翠花颈部毛发直接竖起:“看来刚才给你这老垃圾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啊?”“够了!够了!贫道这就把拂尘交给清风观主。”忘凡道长说着,径直走向清风道长,把拂尘交到了对方的手中。他虽然是出家人,但也懂得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反正这清风观,一时半会又搬不走,就当是寄存在这里了。大不了等收拾完这头孽畜之后,再回来取就是了。清风道长接过拂尘,脸上虽没表现出来什么,但是内心之中却是激动不已。下品宝器啊!这可是令无数修炼者梦寐以求的下品宝器!没想到这么轻松就搞了一件,这让他怎能不激动?“贫道现在可以走了吧?”忘凡道长的心情与清风道长刚刚相反。被迫交出拂尘,对他而言简直就是极大的羞辱。他一秒也不想在这里多停留,只要赶紧离开。“可以。”翠花点了点头。忘凡道长咬了咬牙,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其余十方观众人搀扶着受伤的三人连忙跟了上去。转眼间,后院之中就剩下了翠花、清风道长和苏铭这两人一兽。“苏先生、翠花先生,你们真的要去十方观吗?”清风道长转身向这一人一兽问道。“去!当然要去!”翠花斩钉截铁地说道:“他们流传了那么多好东西,要是不去打劫一些回来,都对不起这些人在翠花爷面前炫耀!”“那……那你们一定要小心。”清风道长提醒道:“十方观毕竟已经传承了千年之久,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对付的。”“放心好了,本翠花这么牛逼,又怎会惧怕一个小小的道观?”翠花抬着高傲的头颅,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装的差不多就行了。”苏铭给了翠花一个白眼:“你不是要去打劫吗?咱们赶紧过去,早打劫完早结束。”“两位怎么去?”清风道长问道:“需要贫道提供车辆吗?”“不用!”苏铭意念一动,直接把飞剑祭了出来。翠花纵身一跃,跳到了苏铭的肩膀之上。苏铭踩上飞剑,转眼消失在夜空之中。清风道长看到这一幕,整个人怔在了原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