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夫人看着大儿子冷酷无情的样子,又看到女儿脸上百般嫌弃的神情,心底阵阵发寒,她忍不住道:“袁家不仅是我娘家,也是你们的外家!”

徐大少爷恍若没有听到,他看着徐小姐道:“相信我,若是我再从你嘴里听到丁点儿袁家的事,我一定会成全你的心意的!”

“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徐小姐听了这话,松了口气,急忙信誓旦旦的保证。

徐大少爷摆了摆手,就见徐小姐匆匆的跑走了。

徐夫人又一次大儿子无视后,心虚逐渐变成了羞恼:“徐嘉言,你这个目无尊长的混账东西!”

徐嘉言站起身看着徐夫人,声音冷的能掉出冰渣:“外家?我说他是他才是,我说不是,谁敢说是?”

徐夫人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空白,她张着嘴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嘴皮子直发抖:“徐嘉言,你想干什么?我是你娘!”

徐嘉言看着徐夫人的眼神十分失望,“我还以为您已经忘了呢!”

徐夫人愣了一瞬,随即便瞪大眼睛:“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什么话?”徐嘉言盯着徐夫人的眼睛,眼底满是不耐烦:“既然您非要装傻,那我今天就跟你说个明白!袁家表妹为什么住进徐家?舅母又是怎么闹到镇北将军府的?还有,出了那样的事儿,你留着袁家表妹在府里是想做什么?”

徐夫人被问的脸色发白,哑口无言,好半晌才兀自嘴硬道:“我只是心疼你表妹,接她过来小住罢了。再说了,腿长在你舅母身上,她要去哪里我怎么知道?”

徐嘉言一脸早就猜到他会这样说的表情,顿时也懒得再跟徐夫人说下去,只丢下一句:“袁家与徐家,母亲只能选一个。如今您既然选了袁家,那么从今日起,您就只剩下我这么一个目无尊长的儿子了。”

“什么?”徐夫人豁然抬头,看着大儿子冷酷的背影,忽然间想起小儿子回京后就再没露过面的小儿子,心瞬间沉了下去:“来人,快去把二少爷找回来,快去!”

徐嘉言听着徐夫人慌乱无措的吼声上了马车,手里拿着的,赫然是吏部刚出的调任文书。

城外的庄子上,徐谓言拿到了调任文书,沉默许久道:“谢谢大哥。”

徐嘉言叹了口气,“什么时候走?”

“今日就走。”

“不去跟朝华郡主道个别?”对于自家二弟跟朝华郡主的事,徐嘉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一次,徐谓言沉默的久了些,再开口的时候,声音飘忽的厉害:“不去了。”

徐嘉言沉沉的叹了口气,“那就去吧,好生珍重,大哥就在京城等你回来。”

徐谓言摆了摆手,翻身上马,很快就消失在官道上。

……

京兆府去徐家拿人的时候,并没有遮遮掩掩,因此很多人都看到了。

于是袁家三姑娘为了嫁进徐家,不惜买通土匪绑架自己,假装被玷污,然后赖上徐家的事情瞬间传开。

徐夫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仿佛被雷劈了一样,她紧紧的抓着心腹嬷嬷的手,“这不可能,不可能的!三娘那样分明……不可能,三娘怎么会拿自己的名节开玩笑?”

心腹嬷嬷叹了口气,是啊,表姑娘怎么可能会拿自己的名节开玩笑?可如果是为了趁机赖上自家夫人,好让自家夫人心生愧疚,进而继续把她留在府里呢?

徐夫人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天旋地转的,她想到了什么,忽然道:“二少爷呢?人找到了没有?”

嬷嬷叹了口气,“二少爷从京兆府离开后,就去了城外的庄子上。老奴方才派人去看了,还没回来。”

徐夫人心里松了口气,催促道:“快去让人把二少爷找回来!”

老大这个不孝子,真是活脱脱跟老爷一个死样子,惯是会吓唬人!当真是吓死她了,老二那么听话,怎么可能会不要她这个母亲?

徐夫人拍了拍胸口,狠狠地松了口气,又跟嬷嬷道:“三娘那里,你派人去打听一下,看看是什么情况。”

嬷嬷欲言又止,但看着自家夫人明显魂不守舍的,也没再多说。大少爷都说不明白,她一个当下人的又能如何?

……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第一时间更新《被太子强取豪夺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