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花浅自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爷,您刚才就那么轻易放过她!”一个同样黑袍掩身的人小声问道。

“这里不比别地,南少林的那个老家伙还在,若是冒然出手,怕是咱们都走脱不得。”

黑袍男人语气淡漠的说道。

“属下不觉得那个老秃驴会是爷的对手。”这是拍马屁了。

“小心使得万年船,那老东西的底蕴可不比旁人。”

接受完属下的吹捧,男人还是一副平淡的神色,随即打开口袋,掏出一张折叠工整的信纸。

打开仔细看完之后,男人神色不动,但是眼底却掀起惊涛骇浪。

“吩咐下去,扬州各地的人手暂缓行动,不准露出任何马脚,以防让锦衣卫他们抓住机会。”

“是,爷,我立马吩咐下去。”那名拍马屁的人员刚要离开,又被男人叫住。

“还有,告诉那些人,龙门镖局的白静远也来扬州了,让他们把屁股擦干净,别让那个杀胚看出什么来。”

“是!”

身后的数人立马领命,然后退入黑暗之中,只留下黑袍男人手里紧紧捏着那张纸。

“有点意思......”

。。。。。。

扬州大劫案的事情发酵的愈发猛烈,很多当地百姓痛批扬州官府拿自己辛苦的税银,去做实验,导致被盗窃。

总之作为扬州首府的临安,压力异常大,六扇门方面派驻了一位老捕快——诸葛平云,江湖人称‘铁衣神捕’,前来临安府坐镇负责。

旗下有四大名捕,铁血、追风、红衣、无名,都是堪称当世英杰的人物。

只不过现在这四位,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坐在临安府方面给安排的官舍中。

官舍中的大厅之内,堆满了各种类型卷轴、书册和资料。

“e=(′o`*)))唉!这日子啥时候是头啊!”追风是一位长相虽然俊朗,但带着一丝痞子感的青年男子,此时他正一脸痛苦的趴伏在桌子上。

“我看是没头了。”一身劲装打扮的少女红衣撇了撇嘴,感觉很无趣。

“你们俩这样让老师看到,估计要批评你们毫无斗志。”无名温和的笑道,手中一把折扇轻轻晃动。

“嗐,这有啥,只要能找到税银,别说老师批评我,就是打我骂我,我也能受着!”红衣一副倔强的表情。

“俺也是,只要能把这麻烦事儿解决,在下悉听尊便。”追风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你们俩,真是没救了。”无名自顾自的喝着临安府送来的好茶,顺手拿起一本册子,翻看起来。

“铁血哥!您吱个声啊,别这么不声不响的,搞得我以为你猝死在这堆书山里呢!”

追风看着身姿挺拔,英武非凡的铁血,一声不吭的翻着资料,连连哀叹。

“有那个时间,不妨再出去走访一圈,不行就跑一趟宜城,在实地勘探一下,省的在这里打扰我们。”

铁血语气冷淡的回答一句,又埋首在资料当中。

“别啊!我这段日子东跑西颠,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整个扬州都跑遍了,可是该找的人还是没得踪影。”

追风一开始还以为这次大劫案很简单,就是哪个不长眼的盗匪起了坏心思,出来抢劫。

哪知晓来到扬州,不过几个月,跑断了腿,也没搜刮出任何信息,简直要了他的老命,顿感此次任务的困难和长久。

“那就在找,一遍不行,就两遍;两遍不行就三遍,我就不信这帮贼寇还能跑的了!”

铁血睁开眯缝的双眼,一股淡淡的杀气,流淌在客舍之中。

“动静不能太大,老师说过,这次事件,不能看做是简单的盗窃案,背后说不得有着更深处的东西,我们奉三法司的命令下来调查,第一要则就是不能把事情闹大。”

无名神色谨慎的劝着铁血,让他消消火。

“说起来,这次锦衣卫和东厂方面倒是很老实消停,没有怎么掺和临安府的调查。”红衣也转开话题,说起六扇门的两个老对头。

“东厂不用说,上次瀛州军需案之后,现在估计忙着给自己止血,没那份时间给咱们下绊子。”

追风语气有些不屑的嘲笑东厂的倒霉。

“锦衣卫就是有点甩锅了,估计是看到临安这边的水比较深,不选择插一足,那位新晋的徐同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