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考了半天试,只有在放学回去的路上江时漾才找到机会和袁启搭话。

“你都跟程棉说什么了?”

“我能说什么,”袁启踹了脚地上的易拉罐:“就跟她说你被你妈关禁闭了。”

江时漾加快步伐跟上他:“我不是让你说我家里有点事过几天就回学校了吗?”

“但你确实被你妈关禁闭了,”袁启坚持不懈地踢着易拉罐没看他:“撒那些谎干什么。”

“你就只说了这个?”

“不然呢,我也不想跟她多说话。”

江时漾忍了忍又问:“为什么程棉会以为我被我妈关禁闭是因为她?”

“我怎么知道。”袁启觉得莫名其妙的同时又觉得好笑:“她自己想太多了吧,这种自闭又多心的人真的很难相处,真不知道你是哪出毛病了。”

江时漾不悦蹙眉,拉停他:“感觉你对程棉有很大的偏见。”

被逼停的袁启终于抬头看他:“我本来就不太喜欢程棉这样的人,你也是够有毛病的,拒绝丁晴洛居然去喜欢程棉,你没事吧,哪根筋搭错了。”

江时漾:“你哪根筋搭错了,我喜欢程棉还要遵循一下你的意见?”

“我就是单纯觉得你跟程棉怎么看怎么不配对,”他绞尽脑汁找着形容词,但还是失败了:“就是光看着就有点别扭,感觉你们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怎么产生交集的都让人觉得奇怪。”

“我跟你说过,我跟程棉很小的时候就认识。”江时漾转了身:“我觉得我配不上她,很小的时候就觉得。”

袁启气笑了:“你哪配不上她了?”

“你不懂。”

“你说出来了我不就懂了。”袁启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你就跟我说说程棉有什么是常人看不出来的,甚至是高攀不上的优点。”

江时漾扫了他一眼:“或许你懂。”

“说人话。”

“袁启,”江时漾手拍在他肩膀上:“说实话,你觉得你自己算得上一个优秀的人吗?”

“这个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

“跟谁比?”

袁启脸黑了一度:“你这人可真够欠的,明知故问,还一定要别人说出来,跟你比我差了一点,可以了吧。”

“那也只是现在,下次考试你不一定是第一,我也不会一直只是第二。”

江时漾明白地点了下头:“原来你眼中的优秀是用成绩来排名的。”

袁启觉得这想法没毛病:“不然呢?”

“如果下次考试你超过了我,拿到了年级第一……”

袁启抢了话:“那我就比你优秀。”

江时漾顿了顿:“在丁晴洛面前也这么觉得?”

袁启被这话噎住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可能自己不觉得,但以我这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你在丁晴洛面前总是不自信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