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天体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第十八章

一盏茶时间过去。

纪折辰将受伤的千鸢送回到房间,坚持要为其把脉。

千鸢盖着薄被躺在床上,眸中无波无澜。

“宋祈明如此的重视你给他的试炼,想必师父知道原因是什么。”

“我答应过他,会许他一个心愿,他应是觉得我会反悔,才气急对你动手。”她的指尖搭在千鸢手腕上,表情不太明朗。

“看样子,他是已想好要向师父你讨要何物了。”千鸢偏头看着她。

“他想要的是什么,我大概猜到了。”她动作温柔的将千鸢的手放回薄被里,为其掖好了被子,目光中带了几分心疼,“你险些心脉受损,这几日要好好修养才行,至于顾违那件事,我会看着办的,你要按时服药睡觉,避开那三个人,遇事就跑来找我,不要同他们任何一个人交手。”

“师父你明知我最讨厌逃跑了,我若跑了,所有的事情岂不是都要师父你来承担。”千鸢拖着虚弱的身子想要起身,又被她按回到床上。

“我会按时吃药好好休息,师父你能不能……让我帮你。”千鸢平躺在床上,语气弱了下去,“我受伤,总好过让你受伤。”

“要做到你和我都不受伤才行,你就不能往好的方面想。”纪折辰无奈的笑了下,柔声落音,“放心,还有任苒可以帮我,你不要担心。”

午时,任苒的房间内。

任苒甩出身后两米的长刀,一瞬拔高了声音。

“折辰,让我去收拾那个姓宋的小子,等我把他揍服了,我看他还敢不敢如此狂妄。”

看着身前那把明晃晃的大刀,纪折辰一时语塞:“……”

我要的不是这种帮忙。

“你先坐下。”纪折辰好声好气劝任苒收了刀,“我今日来,主要是为了顾违的事情。”

任苒翻了个白眼:“他又怎么了。”

纪折辰苦笑了下,在心中感慨道:问得好。

她轻叹了口气,道:“眼下千鸢受了伤,已无法再为顾违输送灵力,可又不能放着他不管,所以我决定……”

没等她说完,任苒高高兴兴的打断她的话。

“好,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纪折辰:“啊?”

我还没说完你就明白了?

“不就是为那姓顾的输送灵力吗,我也可以。”任苒握住她的手,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你就放心将此事交给我,等过了今晚,我定会将一个健康的他完完整整的交到你手上。”

感觉这话听起来哪里不太对啊。

她回握住任苒的双手,认真的同任苒解释:“任苒,你误会了,我今日来是想同你商量,让我亲自来为顾违融合体内的两种灵力。”

任苒忽然间将手抽出来,一脸冷漠的看着她:“你疯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