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六零当军嫂[年代]》转载请注明来源: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

来的人林樾认识,这人叫刘清军,和张远东同坐一个办公室。他有一天晚上送张远东回来过,虽然当时没说上话,天色又黑,她只是远远的见到了人,不过这个人的气质太过独特,像个吊儿郎当的公子哥,和这个时代有点格格不入。

刘清军怕张远东的家人担心,特地来给林樾送消息。他说张远东没事,但是因为在执行任务,这些日子不能回来。

林樾连续问了几个问题,都被这人四两拨千斤的回避了过去,她也明白了这次事情可能很严重,很多东西自己都不能问,只能作罢。

这几天局里的确很忙,领导忙着和调查部抢功劳,干事忙着抢业绩,他们这些小公安忙着跟着领导的安排团团转,甚至晚上还要加班到零点。刘清军见话已经带到,连坐下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就急忙赶回局里“当牛做马”了。

林樾收到张远东的口信,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一多半。她之前给了张远东足够的“糖豆”,只要不是当场毙命,他怎么也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林樾送走刘公安,转身刚要进屋,就见林梅骑着一辆自行车,风风火火的从远处赶了过来。她到了跟前,不等车子停稳,就一下从车上跳了下来,焦急道:“你快跟我走,你男人出事了,现在正在医院呢!”

林樾心里一咯噔,有一瞬间的慌乱,不过她很快镇定下来,刘公安前脚才和她告别,后脚林梅又说张远东出事了,显然事情不对,她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男人出事了,是谁告诉你的?”

林梅跺脚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问这些!我对象和你家男人是同事,是他告诉我的,要我过来通知你。你就别墨迹了,人现在还在医院呢,你快跟我走,我带你去。”

林樾想起上次看电影时的确看到林梅和一个公安在一起,张远东还说过那人和他在一个办公室。林梅催得很急,林樾也让她催得心里慌慌的,急忙问道:“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受伤很严重吗?”

林梅点头道:“具体我不太清楚,只知道现在还没醒过来。本来应该是我对象来通知你,但是他不知道你家的地址,就托我过来了。”她一口一个“对象”的叫着,生怕林樾注意不到一样。

可惜林樾这会太过慌乱,哪还有空注意她的这点小心机。

张远东身上还带着自己给的糖,按说应该不会有事。但如果人还没醒,来不及吃糖疗伤也是有可能的。

想到他上次受伤的情况,林樾就有些着急。现在是特殊时候,她不敢轻易就信了林梅的话跟她走,但又确实害怕张远东这次再有个好歹。她有些拿不定主意,想要进屋问问刘放的意见,不管去不去,她都应该让刘放知道才行。

林樾只犹豫了一小会,就转身往家里走去。没成想刚走出两步,后脑勺就挨了一下。

她回头看过去,只模糊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和林梅那一瞬间惊恐的眼神。

她昏昏沉沉的想:“以前都是我敲别人板砖,现在风水轮流转,终于也轮到我自己享受一下这个滋味了。”

不等想完,她就彻底晕了过去。

林梅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周全安,她还没搞明白情况,不明白周全安为什么要把林樾打晕。

周全安嫌弃道:“我让你来叫人,你磨磨蹭蹭的半天都还没把人叫来,真是一点用都没有!”

说完看向四周,胡同里本就只有四五户人家,这时候都在家里吃晚饭,街上并没有人。但是刚刚林梅和林樾的说话声并不小,已经有看热闹的被吸引了出来。

周全安敏锐的发现了藏在门后的大毛和二毛,朝他们露出凶恶的表情,吓唬道:“小孩子看什么看,快滚!”

两个小孩本来就被吓傻了,这会被周全安这么一凶,吓得一边咧着嗓子大哭,一边跑回家去了。

刘放在屋里,感觉外面的声音不对,放下怀里的孩子,急忙赶了出来。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只看到绝尘而去的自行车和坐在地上惊恐哭泣的林梅。

他没见到林樾,猜到人已经被那个骑自行车的男人抓走了。但是自行车已经骑出去老远,他已经追不上了。他这会也顾不上坐在地上哭哭啼啼的女同志,赶紧大喊:“抓贼啊,青天白日的掳人啦!大家快出来救人啊!”

有人陆陆续续的从家里跑出来,顺着刘放手指的方向,正看到一个身穿白色警服的高大男人,骑着自行车往村外而去。离得近的人还能看到自行车的前梁上趴着一个人,赫然就是林樾。

大家对县里新入职的小周公安都不陌生,这段时间经常能在放电影的时候或者赶大集的时候看到他巡逻,所以大家发现是他带走了林樾,还都有点闹不清楚状况,更何况人家还穿着警服,怎么看也不像是会掳人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谭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