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第一时间更新《顶流升级指南[娱乐圈]》最新章节。

商黎也很惊讶,不过很快想明白。

整个片场除了导演组和编剧组,以及刚才主动提议投票的杜云河外,年纪偏长,咖位又不低的只有秦邵琛。

在眼下内娱的生态里,除了秦邵琛,没有第二个人适合首先站出来了。

“哦,说说理由。”荣导问道。

秦邵琛只有一句话:“我觉得虞婉仪的人设更会做出第一版的反应。”

这就是支持俞岚的说法了。

“我选第二版。”丁澄紧接着说道。

唐棠表情纠结了一下:“我虽然个人更喜欢第二版,但站在虞婉仪的角色上,也更同意第一版。”

其他演员也陆陆续续地表态,场记老师临时担当起了计票任务,最终,第一版以5票的微弱优势胜出获选。

所有人的视线投向孙震,俞岚也有些不自在地看了看他。

片场安静地要命,所有人的心好像都提着。

商黎也有些担心,虽然孙震素来对事不对人,但如此当众下了他的面子,难保他不会心生不满。

他是名声在外的著名编剧,却被一个网文作者,半路出家当编剧的人给压了一头。毕竟圈内某些编剧不怎么看得起网文作者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了。

就在大家都提心吊胆的时候,却听孙震“噗嗤”一笑:“怎么地这是?怕我耍赖啊?”

“我是小气的人吗?”

说着,看向俞岚:“俞老师您是原作者,对角色的把控比我明确,我甘拜下风。”

俞岚也露出笑容:“孙老师太谦虚了,我也就是侥幸占了个原作的便宜。要没有您,我可干不了一点儿编剧的活儿。”

两个当事人都相逢一笑了,片场气氛也重新活跃起来。

商黎看向杜云河,不意外地收到他得意的目光,仿佛在说他早就知道孙震不会生气,他对荣晖和孙震可是非常了解的。

另一旁,荣导一口气吐出来,不由得朝孙震肩膀狠狠拍了一把:“你个老孙,吓死我了。”

孙震呵呵一笑:“好好,算我的,晚上我掏腰包,请所有人吃大餐!”

“哇!”众人惊呼起来,纷纷兴奋叫好。

在影视城拍摄近两个月后,剧组一行前往帝都北边的草原影视基地,拍摄剧中的实景战争场面。

商黎复活以来,还是第一次拍实景戏。

与她当年不同,如今的实景拍摄技术比过去要进步更多,不管是机器还是场面调度,都比五六十年前要成熟。

或许如今内娱的种种不好现状只是产业发展必然带来的阵痛吧,商黎想着,对自己的任务越发有信心。

虽然圈子里多数人在摆烂和躺平,但技术在前进,也仍有一些人坚守着自己的职业责任。真正的圈子毒瘤并不多,更多的人只是随波逐流。如果能正本清源,想必扭转风气也不是太难的事情。

而当务之急,是她自己首先要严格要求自己,让自己的每一步都走得扎实牢固。

战争戏构成了原书的好几处高|潮剧情,而身为将军的虞婉仪更是这几场高|潮剧情里不可或缺的角色。

天气已是入冬,草原的天气冷地吓人。即便像商黎穿着厚铠甲和披风的装扮,都被鼓鼓冬风吹得浑身哆嗦,更增加了拍摄的难度。

这天是商黎的重头戏。

上午,她要演得是虞婉仪刚打完一场恶仗回营,却听闻祖父坐镇的右军遭伏,全军覆没。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带兵前去,只看到祖父万箭穿心的尸体。她在大雪中悲痛昏厥,被副将抱回军营。

导演一喊“开始”,商黎便是骑马而来,在看到伏击现场的时候满脸悲怆,马都没有停稳就跳下了马狂奔而来。

早已劳累不堪的双腿在看清地上那个被箭簇扎满的尸体时终于瘫软,她失去神魂一般地身子一歪,单膝跪倒在地上,却还吃力地朝那儿挪过去。

身后的副将紧追而来想要扶她,却被她一手推开。

虞婉仪的脸上混杂着泪水与血水,连头上的头盔何时松了都不知道,直到那头盔从她的头上剥落,生生扯掉她一簇头发,掉在雪地里。

“爷爷……”她轻声唤了一句,好像生怕吵醒眼前的老人,就像小时候她趁祖父午睡偷溜进他的书房一样。

她颤抖着手,想要去触碰虞老将军那临死都没阖上的眼睛,却意外在他的胸前,发现了一支与外敌截然不同的羽箭,而这一箭,正中命门。

她这才明白,是那个朝中道貌岸然、奉旨监军的奸臣素无极出卖了军情,害死了祖父。

她紧紧握住那枚箭簇,鲜血顺着手心和箭杆流下来,与虞老将军的血混在一起。

“咔嚓”一声,木质的箭杆被生生掰断,箭簇深深嵌进她的手掌心。

这些年,她接连失去了父母亲兄,如今又失去了这世间最后一个与她血脉亲缘最深的亲人,虞婉仪喉头一腥,“哇”地吐出口血来,随即昏倒在虞老将军的身边。

“卡!”荣导叫停。

商黎猛地睁眼,迅速爬起来,都等不及场外工作人员赶到,她就把杜云河从雪地里扶了起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废土小说网】地址:feit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