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目相对间,这双朗阔大眼一待看清她的脸,目光立时由紧张变成了惊憾,继而弥散。

趁其走神,唐卿月飞快打量“野人”,推测“野人”身份和来路。

于是,她陆续窥见“野人”遮脸的乱发内,有着高耸的鼻子、深深的鼻唇沟,和状若弯弓般的方唇。

“野人”上唇起伏有若的弓梁,“弓梁”中央深深凹下,凹底向前突出一粒肉珠。许是因为紧张,整张唇带着那粒饱满的唇珠,颤抖不休。

唐卿月目光接着下移,落于他肌肉虬结、泛着古铜色光泽的精赤胸膛,和肌肉线条起伏的上腹……她霎时涨红了脸,愤怒地睁大了眼睛。

因为她这才发现,此人除了身下穿着一条皱巴巴的薄丝亵裤,再也不着寸缕。

她还被这“野人”仰按于膝头上,一只手还紧箍着她的肩,迫使她紧贴着他精赤的胸膛。

鼻间嗅到的松脂香气,正为此人身体散发。其人身上炽烫的热气,透过她身上轻薄的鱼牙绸,源源不断传来……

她唐卿月金尊玉贵活了二十年,何曾被男子如此近距离轻薄过?还是一个如斯无礼的,有若野人般的陌生男子?

便是曾与她定下婚约的萧玉川,便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也未敢如此近距离贴近她,更何况这“野人”还赤着身子!

霎那,她热血冲头,未作多想扬起手,将余在手中的一只邛竹杖,朝“野人”的头砸了过来。

邛竹杖尚未砸落“野人”头上,野人飞速松开掐于她颈间的手,将她握有竹杖的手钳住,又大力一扭。

手腕吃疼,她痛呼一声撒开手,竹杖坠于厢内。

急红了眼,她开口欲骂,“野人”又飞快捂上了她的嘴,箍于她肩膀的那只胳膊一弯,小臂勒紧了她的咽喉。

“野人”将脸凑近她,他鼻头一粒若隐若现的小痣,映入她的眼帘。

接着,他压低嗓音道:“不知你是阿诗玛1,对不住了。只要你带我出宫,绝不伤你。”

啊死马?什么死马活马?敢对她如此无礼,纵她变成死马,也要咬他一口。

挣不开“野人”,她空着的双手反上去,用指甲深深掐入“野人”勒于她颈间的小臂,又猛地张开嘴,死死咬住“野人”掌缘一块凸起的肉。

小臂和手掌剧痛传来,“野人”眼中涌上杀气,睨着她从牙缝里吐字:“别逼我下狠手。”

唐卿月眼眸一敛,直勾勾回瞪他,目光里亦带了杀气,指甲和牙齿齐齐加力。

她乃堂堂东桓公主,即便落了魄,又何曾被人威胁过?

可她挣扎得越狠,掐咬得越重,“野人”的手将她的嘴便捂得越死,她颈间的胳膊便勒得越紧。

唐卿月被勒得气息难喘,被捂得一句话也难吐,转眼就眼前泛黑。

挣扎之际,一丝晃动的银光吸引了她的目光——“野人”粗乱短发半遮的左耳下,晃动着一枚雕若银蛇的耳圈子。

她目光一凛,立时忆起禁军队正说过的话,“……肤色黎黑,左耳饰有银蛇,会说一些河洛话……”

眼前这“野人”肌肤虽非黎黑,却呈现微微的淡棕色,左耳那枚明晃晃的银耳圈子正是蛇形,又正好会说腔调怪异的河洛话……

连连眨动了几下眼睛,看着他满是无奈兼露杀意的脸,唐卿月满眼的怒火渐消渐灭,缓缓停止了挣扎。

眼前这个要她携带出宫的“野人”,当为南弥世子无误!

因着这个少年蛮子,她被禁军扰了一夜,很为他捏了一把汗,甚至希望他能逃出紫微城,好似他逃去,便若她也成功出逃一般。

更幻想了一夜,想着他定有着壮如牛马般高大的身躯,敏捷的身手,能为她所不能。

好气的是,他眼下出现在她车上不说,还将她的小命捏在手里;身躯算不得高壮,身手却分外敏捷,勒得她几欲昏阙!

心情复杂地,她怜悯着目光,无声静看这张带有几分异族风情的少年面孔,从鼻中长长叹了一口气,松开了紧掐的指甲,也松开了紧咬的嘴。

许是见她目光由愤怒变成了怜悯,亦许是她不再掐咬,更许是害怕真的将她勒死在车内……

木诺凤迦喉结一动,紧张咽下了口唾沫,抖着嗓子低声:“我松开你,你莫吼,可好?”

出不了声,她目露真诚,冲他轻一点头。

木诺凤迦直勾勾看着她的脸,小心翼翼地,一点点松开捂嘴的手。勒于她颈间的胳膊虽然放松,却依旧将她搂紧在怀里,不敢将她放开。

呼吸得以顺畅,也能开囗说话后,保持着仰面看他的姿势,唐卿月肯定地问:“你是南弥世子?”

木诺凤迦呼吸立时轻促起来,目光躲闪,不敢应声。

“进出城门,城门处的禁军会查验车内的人,还会核对身份文牍,你出不去的。”

她平静着眼神看着他,语气淡定,“你本也无需出宫,元丰皇帝不会处罚你。”

因她这句话,木诺凤迦无意识地掐紧了她肩膀上的肉,愤慨低骂:“骗子,他们都是骗子,我不信!”

倒也是,禁军连夜遍搜宫中内外,还连喊带嚷地宣旨,这世子哪能听不见?若他相信,又怎会躲到此刻出现在她眼前?

“你约摸没听过有句话叫做‘君无戏言’。东桓国的皇帝虽不是好人,但绝不会出尔反尔。”她眼神和语气分外笃定,“他们不会杀你的,你现在就下车,回鸿胪寺馆里去。”

木诺凤迦勾着头,近近将目光落入她平静的眼眸里,想从她眼中寻找可以相信的蛛丝马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日月争凰》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