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揽流光》最新章节。

崔云昭每说一句话,崔序脸色就更难看。

听她反复提起博陵参政的官职,崔序更是咬紧牙关,差点把舌头咬破。

崔云昭的目光逡巡一圈,最后落到了三堂叔的身上。

三堂叔名叫崔颢,学识渊博,为人谦和,且又一心诗书,对功名利禄都不在乎。

他如今也在族学教书,崔云霆以前说过许多次,说三堂叔的课最好听。

三堂叔同三堂婶娘感情极好,膝下育有一子一女,堂姐早就已经出嫁,儿子也已弱冠,过了乡试,最近正在准备秋闱。

这位堂兄心志坚定,是族中这一代的佼佼者,不需要父母为他如何操心。

崔云昭在一一想过家中所有的堂叔后,还是选择了他。

他不是族长,却恰好比崔序年长。

崔序也要敬称他一声三堂兄。

三堂叔似乎有些意外崔云昭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却还是冲她温和一笑。

崔云昭这才有些羞涩地说道:“弟弟妹妹留在家中,就总要拖累二叔父和二婶娘,让他们为孩子们操心,我想着,不如让他们直接搬出去,不住在家里了。”

她说到这里,语气里有着超乎寻常的果决。

崔颢就看到她忽然站起身,手里捧着满满一杯桂花酿。

在她身边,方才还满身杀气的少年将军也跟着起身,一起恭恭敬敬端起了酒盏。

夫妻两个冲三堂叔遥遥一拜,然后便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三堂叔,三堂婶,不知能否把弟弟弟妹托付给您两位?”

崔序终于明白,为何霍檀拼着不要名声,也不配合他那一出戏了。

原来等在这里。

只要那两个小的搬离家里,那他就再也拿捏不了崔云昭,那么以后无论想让霍檀做什么,崔序都鞭长莫及。

他气得几乎要吐血。

可他又已经黔驴技穷,原本的孝道和家规,在崔云昭那般委屈的出嫁之后,都化为乌有。

他们捏着崔序的把柄,翻来覆去都是博陵参政四个字,让崔序完全没办法反驳。

崔序平时见的大多是读书人,读书人都要脸面,做事不会做绝,他同武将接触少,府衙中大家也还算客气。

他如今才发现,跟霍檀这样的人打交道,根本就没有脸面和道理一说。

他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要什么就要什么,根本就不会妥协。

而且这件事,崔云昭一点都没错。

既然崔序能被什么小人蛊惑,那若是还有人在家里放肆,两个无依无靠的孩子应当如何?

崔序不愿意放手,可看到霍檀那双锋利的眉眼后,终于还是撑不住,值得叹气:“说来说去,你还是怪我。”

崔云昭没有说话。

她依旧同霍檀并肩而立,安安静静看着崔颢。

崔颢显然有些意外,但很快,他就看向了自己的夫人。

三堂婶是个爽快活泼的女子,她说话办事都很利落,从来不会含糊。

见三堂叔看过来,三堂婶垂眸想了一下,然后就抬头看向崔云昭。

“二侄女,你把孩子们交给我,我如何教导就是我的事了。”

“你答应吗?”

崔云昭心里生出些许喜悦来,她拽了一下霍檀的衣袖,同他一起又给两位长辈敬酒。

“劳烦三堂叔和三堂婶,孩子们不懂事,你们只管管教。”

三堂婶直接拍板:“好,明日就把他们送来家里,我来养他们。”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废土小说网】地址:feit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