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鹰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叶瞎子却是不与他客气,直接走上前拿起碗,舀了满满一碗小米粥,吸溜着喝了一口,忍不住赞道:“妙语丫头的手艺越来越好了,熬出来的小米粥都比别的地方香!”

萧玉麟有些无语,我这的一碗小米粥到让你吃出山珍海味的感觉来了。

叶瞎子却是没管这些,喝了几口小米粥,这才看向萧玉麟道:“不是我现在想来,而是有人闹着非把我弄过来的!”

“谁那么大的胆子,还敢去闹你?”萧玉麟有些诧异的问道。自从叶瞎子出名之后,山寨上一个个的都对他仿若是对待活神仙一般供着,哄着,那个活得不耐烦了,敢去闹他的清净。

“那个胆子大的,还不给老夫滚进来!”叶瞎子冲着门口叫了一声。便见曲老五一脸讪讪的走了进来,来到萧玉麟面前,讪笑着叫了一声:“小爷!”算是打过招呼。

看到是曲老五,萧玉麟就不奇怪叶瞎子为什么会被闹腾过来了。先不说曲老五和叶瞎子都是苍茫山的老人,本就是患难与共过的,情谊自然是不用说。

再一个就是曲老五娶春娘时,由于春娘在意自己的出身不好,怕被别人嘲笑,曾百般推却,后来是曲老五不要脸的百般追求才答应下来,可是身份的问题始终困扰着春娘,使她整日里忧心忡忡,为了能够让春娘当下心结,在成婚前,由萧玉麟提议让她认了叶瞎子当义父,有了叶瞎子在背后撑腰,外面的闲言碎语也会少一些。

如今曲老五可以算是叶瞎子的干女婿,这对无儿无女的叶瞎子来说,也算是个亲人了。对于这个干女儿干女婿也是格外的关照,所以曲老五在叶瞎子这里比别人更多了几分底气。

“你这是又犯了什么事了,还把老叶拉过来做说客,来说说看!”萧玉麟看着曲老五脸色有些阴沉的说道。

这个曲老五也是个混不吝的,仗着自己苍茫山老人的身份,又是有功于萧玉麟,对于那些新加入山寨的人总是有几分优越感,特别是对于归降的边军时不时的出言讽刺上几句,有时候也会大打出手,对于萧玉麟制定的一些规矩条例也是一知半解的,反正平日里总是大事不犯,小错不断的那种。所以今天见他把叶瞎子都拉了过来,想当然的就认为是他又犯了什么错了,拉叶瞎子来求情的。

曲老五被问的一脸懵,喃喃半天才道:“没有啊,小爷,我冤枉啊!谁又告老子的黑状了,老子最近可是本本分分的,啥错都没犯呢!”

话还没说完就挨了叶瞎子一脚:“在咱们小爷面前,你他娘的跟谁称老子呢!”

曲老五这才停了下来,一脸讪讪道:“小爷,我不是跟您称老子,我,我……”

“行了,行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说说吧!”看到曲老五这副样子,萧玉麟有些无语的说道。

这时曲老五却闭了嘴,眼神示意叶瞎子,让他来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