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行前两天,苏玥天去了宋洵的院子。

宋洵并没有单独的院子,而是和苏府几个管事住在一起。

苏玥进院,有些管事看她来并不意外,还特地向她问好,她只点头应答。

她见宋洵房间的门向两边大开,而他正在外室小塌前弓背站着。

宋洵闻声转头,苏玥觉着他的气色已然好多了,脸颊瞧着更有生气了,眼窝没有那么凹陷,眼底青色也消失了不少。

“过了明日我就要去江州了。”

苏玥丝毫不客气,坐在了小塌的另一边,拿了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宋洵刚上完药,前襟的衣衫打开,他背过身去有条不紊地将衣带重新系好。

苏玥端了茶水入口,偷瞥了他一眼。

他侧过身子站着,脖颈修长,几缕发丝缠绕其间,没有遮挡的锁骨和前胸中线很突出。

“嗯,我本想向你父亲禀明,和你一起去苏大哥那,可你父亲为我在京城处谋了份差事,我也即刻启程去京城找你二哥。”

宋洵的声线一向清冷,但苏玥觉得他语气怪怪的。

不知道是不是这次牢狱之灾的缘故,他原本身上那种儒雅温和的气息被撕裂,现在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对所有事都漠不关心的气息。

苏玥喝完一杯茶,但还觉得唇舌干燥,她吸了吸鼻子。

不知怎的,视线总是不经意间就集中在宋洵身上。

如果说陆衍身上有种雷霆即将到来,能摧毁一切的气势,那么宋洵此刻就是那种阴天让人浸在绵绵细雨里的阴郁。

苏玥咬紧下唇,可能过分在意陆衍的态度,让她患得患失。

她很想得到宋洵的关注和重视。

简言之也就是她想在宋洵这找存在感。

她欲开口,嗓子里却先发出一声嘶哑的声音,她当即清了清嗓子。

过了片刻,她才试探问道:“如果以后成亲你会选择怎样的人呢?”

说完这句话,苏玥连忙抿紧了嘴唇,视线向下,脸颊不自然地鼓起。

她并没有听到她以为会听到的话。

空气里十分安静,还依稀能听到门外院子里燕子的叫声。

宋洵只是给了个宽阔的背影,往内厅走,一把取过架子上的长袍担在手臂上。

苏玥一直在注意他的反应,可是他连眼风都没给一个。

他取完长袍,柳叶似的眼形向下看,冷峻着一张脸,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似的。

苏玥内心也由一点点雀跃,到现在逐渐冷却下去。

她蓦地笑出来,她觉得自己可真是自作多情,总以为别人都会喜欢自己。

“我没有选择。”宋洵淡淡说了几字。

等了好久才听到宋洵的回复,苏玥抬眸,眼底满是茫然,遂又回复道:“我好像也是,没得选择。”

苏玥苦笑,又听宋洵说:“我认为人生在世,能有心悦之人已是幸事,并不一定要和她在一起。所以不管喜欢的那个人是不是对的人,我都不会苛责她。”

是啊,茫茫人海中能遇到喜欢的人已经很难了,能这么远远望着他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想到这,苏玥只觉得心脏抽痛,呼吸一滞。

喜欢的人也有他想要守护的人,她又怎么想让喜欢的人为难。

可是心脏很痛,没有人能告诉她可以怎么办。

苏玥垂眸沉思好久,甚至眼睛又想流泪,眼泪逼近眼眶,她才意识到她在宋洵的房间。

她刚想不动声色地擦眼角,就见宋洵已半蹲在跟前,伸了根手指替自己带去了一抹泪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