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前夫他弟深情套路》转载请注明来源: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

他犹记得当初经过许如生家时,看他洗了几颗烂苹果,洗得干净边削边吃。

唯一一颗好的却留给了他的眼盲亲爹,不过这会他也不关心许如生会再买什么便宜货,他就想过去跟他说个事。

告诉他今日要去墨砚文坊学习,这次不用花销,让许如生没什么事情也一同过去看看。

“老屈,你先过去看看,我随后就到。”许如生笑着道。

黄屈见许如生挑的都是些不便宜的好果子,好奇问道:“你小子最近做什么工了,吃这么好的果子?”

许如生笑笑道:“没,恰好身上有点银钱,想买些果子回家给我爹尝尝。”

黄屈道:“成罢,那我先去里头等你。”

许如生颔首应下。

只是黄屈再见到许如生时,他人却站在属于授课之师的台上,还换了一身新的衣裳。

他不禁怀疑是不是许如生站错地方了,还是他就是那话本上的许先生,话本上的许先生就是许如生,他一直以为只是同名同姓而已,没想到......

此刻是许如生头一回在如此之多的人面前讲话,难免有些拘束紧张,更何况里头还有几副熟面孔。

他特意买了一套新衣裳换上,想的是不能给东家丢脸,亦不能让初次见他的学生们印象不好。

不过,他实在不习惯穿这新衣裳,因此出门之际又披上一件旧的外衫,如此才觉得自在了些。

写出众多优秀话本的许先生准备讲课,底下坐着的人已然开始期待,而云璟瑶也在其中,给了台上那略显紧张的男子一个鼓励的眼神。

那人回以一个微笑示意自己无事。

云璟瑶在想,初见他时,这人性子胆怯内敛,实则才能兼备,有踔绝之能,只是不善表迹。

如今从一个不善言辞的人逐渐变得侃侃而谈、从容不迫,云璟瑶打心底为他高兴。

而因有此人的相助才能有她今时生意的这般兴旺,两个人也算是互相成就、相辅相成。

讲至一半时,有人见课堂中多数人学得认真,头头应是,连连称赞,不禁有些坐不住了,便出声迫不及待想要‘请教’一二。

许如生问道:“这位学生,可是有什么想要问的?”

“敢问许先生,写这话本有前途吗?”

此话一出,便有人私下低声附和,说是低声,又让在场的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

提问之人见此更是直截道:“有这时间不如多背几篇文学,另谋他路;而且,写这所谓的话本实在有违我读书人的身份。”

许如生见此并没有生气,反倒缓声道:“各位还是要以自己的学业为先,我在此授课从不曾强迫过各位非要靠写话本谋生,能学会些许本领写上几本也许能赚点小钱,用作补贴家用自是不错的。”

“至于如何平衡两者不生冲突,那自然要看各位的安排了。”

“许先生说得没错。”一道清洌的嗓音响起,众人顺着声源望去,才知说这话的是一名白裙女子。

此人正是云璟瑶,她起身缓步来到距许如生几步之遥的一处,眼神坚定地扫向底下众人。

她微微勾唇,琤然道:“这话本兴许在有些人看来是消遣,但有些人却在看别人的人生经历,切身体会一番,继而感悟自己的人生,亦是一种不小的收获。”

“而这写话本之人,有的人会将其做上半辈子,而有的人会以此谋生上一阵,由此为过渡,继而去完成自己真正想做之事。”

“你的人生绝不只是背上几篇古文论学,还有吃穿用度,更有人情世故。”

“只看各位的抉择,倘若不是真心想求学,那自是奉劝其就此放弃另谋他路。”

一字一句针针中脉,处处见实。

闻者皆称确实有些道理,那提问之人环顾四周,而后眼神狠戾地睥向云璟瑶,质问道:“你是何人?”

云璟瑶自是不惧,且还能从容回道:“我是何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何人派来滋事?”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我自然是来这求学之人!”那男子的声音顿然拔高,颇有心虚之意。

“是吗?”云璟瑶冷冷地反问道。

随后,郑诺轻轻敲了敲那木门走了进来,将手中两张笺纸递到云璟瑶手中。

须臾,云璟瑶取出其中一张,将那纸张呈现给在场的所有人看,上边分明是那提问男子的画像,下方还附有几行小字。

“原来是锦竹书肆朱老板派来的,我看你求学是假、捣乱是真。”

众人的目光一致投向那站着的男子,而这人面容在身份被揭穿的那一瞬间涨得通红,不用再猜也知道这白衣姑娘所言非虚。

“是自己选择离开呢,还是要别人来请?”

话音刚落,便有两名护卫直直站在那名男子的身前,颇有‘请客’离去的意味。

“不用你们,我自己会走!哼——!”那男子恼羞成怒地推开了眼前的护卫,狠狠甩袖离去。

“还有一位。”

众人皆面面相觑,不明白这里混入了怀有阴谋的人还有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北陌竹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废土小说网feit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